梦里红妆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枉凝眉》

实话说来,至少目前为止,我还算不上是红楼的所谓“死忠粉”,更别说更高层次的“红学”研究者了,记得初中伊始时候,极喜欢买书,故大挥手买了还算完整的四大名著。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以及红楼梦。想水浒还算是我看过最久的一本了,虽然也只读到一百零八好汉水泊梁山大聚义排座次一部分,至于后面各好汉骤转的命运,愧于还未静心读了。

于是到了现在,竟也开始拾起总听人们说难读的红楼了。

可愧的是,虽说想要多写些什么,但无奈读得不多,品得亦不深吧。此外,说些惭愧的话,假如无人指点,想必读此红楼,也只当囫囵吞枣一般,哪会想到期间阿谀我诈,人心深似海?揣度着,人心,善恶,辗转,迷茫……

先说曹生作此文篇的独到之处吧。若当真仔细想想,凡写小说的人们,大多无不是将自己的思想内容等诸如此类隐喻于文章,有时候,甚至等读到最后了,方才明白,哦,原来作者要讲的是这个,倘若没了什么耐心读下去,怕是到底也不明白了,而曹生也算是与众不同了。

第一回,读之二段“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简单明了,而后再展开叙述,如此排布,至少对我这样耐心不佳的人是满足了。当然,大多数时候,人们但凡知道结局,一般情况下都会对文本失去耐性吧,所以说,曹生的勇气也实使我敬佩了。不过,或许结局往往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怎么一步步地,走向那个结局。而这,或许也正是红楼梦的魅力所在了吧。

所以讲到红楼的“梦”。先引外国朋友佛洛依德的一句话“梦是愿望的实现”即梦人的“愿望”。正因为做梦者做了梦,所以梦是有意义的。再来,“梦者,不明也(《说文解字》)”,梦是不明不白的意识,亦寓本书乃虚构也,这想是作者为避猜忌而说的吧,这样一来,前面提到的梦的意义,同时也有人生如梦的意思,寄托了作者对人世的看法。那么,这所谓人世的看法指的又是什么呢?要按照现在的研究来看,书中贾宝玉一角实际上是有曹雪芹的一部分形象的,创作素材是自家与亲戚家族的衰亡败落,但若再读,必然会发现其实依旧有不同,所以并不能将此书作为曹生的自传,尽管某种程度上,它确实带有某种回忆性的味道。但总之,红楼总的主题思想是反封建主义,在这个总主题下,作者通过贾宝玉、林黛玉这两个典型人物,对当时正统的封建社会秩序表示反对与批驳,因而这两个典型就成为封建社会的叛逆形象,同时亦是作者内心的倾诉与反抗。

也是第一回。第一段提及两个名字,甄士隐、贾雨村。前者显然姓甄,而名费,谐音“废”,字士隐。“甄士隐”取意为“真事隐”。书中有“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一句,正如贾雨村是“假语存言”实非“”一样。甄士隐是和贾雨村相对照而写的,作者在开卷第一段里就明确表示,他撰拟这两个名字的寓意,当然,这也提系着全书主题的一个线索。

第一回中甄士隐梦到一僧一道和太虚幻境,话语中知道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前世,宝玉乃神木侍者,每天用甘露灌溉,救活了一株绛珠仙草,这株绛珠仙草修成女体后,想要用一生所有眼泪还债,这便是林黛玉。本看这般故事应有写好的结局,可曹生偏就来个出其不意,这样的情节设置,最终,只得是一个悲剧。

但似乎贾林二人的悲剧爱情,注定决定了全书的悲剧,两人的悲剧纠葛,注定决定了全书人物大部分的悲剧,先言之可叹可叹。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是对金陵十二钗命运的总写,元迎探惜(原应叹息)四春、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王熙凤、巧姐、李纨、秦可卿、妙玉,十二位绝妙的女子,想是现今世界也难寻如此吧,可悲的是,曹生笔下的她们,几是无一落得好下场的。况且故事并不似我们现在想的所谓好人有好报,即便是好人,最终的结局也同样叫人唏嘘不已。正如蒋勋之言,“所有人来这一世,不管是争名还是夺利,最后都会走”“人世间所有的繁华都到最后都是一场空”……不知怎么诉说心中的惆怅失意!

巍巍皇城,紫气东来,尽享泼天财富,不知富贵有尽。沉湎于纸醉金迷,不愿苏醒。眸睁眸闭,梦醒时分,妆红已散,一生已尽。悲哉!壮哉!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