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雨季》读后感1000字

在电脑上花了3个小时看完了《花季·雨季》,尽管中间有些片段懒得去看,但是现在我对这部小说有了一个新的,深刻的认识。初看题目,我肤浅地认为只是讲述16,17岁少年的那些青涩的故事。但是品味之中,我发现:小说中对家长们提出如何正确看待这一代年轻人,如何理解他们进而引导他们的问题。又从年轻人的角度,已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思想方式去审视自己的父母。

小说中,我最喜欢萧遥,刘夏,陈明这三个人物。

萧遥,高一4的班长,因为别具一格的潇洒和才华透露出来的那份魄力和帅气令我折服。一开始,我并不看好这人物,在小说的“知识竞赛”这一镜头中,我真正感受他人如其名散发出来的那份潇洒和魄力。他和别的学校的一个对手打成平手,最后一关中,对手选B组题答错后被倒扣20分,。4号选手的失败,引起全场哗然。同时观众的眼睛就像聚光灯似的集中到6号身上。轮到萧遥了。萧遥一站起来,今场寂静下来,大家注视着这位“冠军”。因为前面5位选手的分数已经全部排列出来:1号140分      2号60分   3号130分   4号150分    5号130手这一选择至关重要。选C组题最有保障,无论答对答错,都是“冠军”;选B组题答对固然好,加20,就是190分,遥遥领先,答错,扣20分,还是可以与4号打成平手。但是萧遥最后选择了A组题,哗,全场轰动,这样一来,他夺冠的几率也会随之减小。当主持人不解的问他的时候,他说:“选C组或B组,大部分人会离开大厅的。”顿时掌声四起,而且时间长达数分钟。萧遥懂得掌声的含义,他知道这会儿全场的人都在注视自己,更感受到4号的掌声和火辣辣的目光。这次萧遥不屑了。他很有绅士风度地向大家点点头。这就是他的魄力所在。

在后来与陈明的“特优生”评选时,他为了陈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放弃让给了陈明,这份大度,让他更加耀眼。

刘夏,一个一头漂亮长发拉着小提琴的女生,敢爱敢恨,敢说敢做,豁达开朗,洒脱。因为父亲是音乐指挥家的缘故,刘夏天生具有音乐细胞,小提琴在她手中就不是凡间之物。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拉的一手好提琴的女孩子必是十分优雅,矜持,柔美的。但是刘夏不同,这就是她吸引我的地方。她能开玩笑,却也为一只毛毛虫吓的泣不成声。

后来,刘夏放弃了音乐梦从而走上演员的道路,离开深圳九中去到上海是我意想不到的,这也许是一个遗憾,但对刘夏是一个新的开始。

陈明,家中十分富裕,他十分看不起自己在商界中融会贯通却不知道“清华”的父亲,被自己孤立,把自己和别人分成等级,只是高一却把高三知识掌握的通透,什么事情在他手中都变得简单。他十分重视自己的时间,甚至和老师也不愿多谈,他说“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我不会闲谈。”他的优秀无法用言辞去形容,连出类拔萃这样的词形容他显然都不够分量。也正因为他的优秀,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一人,他把自己封锁,无论何时都埋头做自己的学业。所以我一开始不喜欢这个人物,孤僻,冷漠,让我改观的是他为自己讨厌的“照顾生”余发辩解,甚至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为他“顶罪”。在后来的学校“交谊舞会”上,一向孤僻陈明穿着一身很合的潮流装参加了,这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同学们开始一对一对地跳起来。林晓旭站在队伍的前头。一副腼腆娇柔的样子。陈明站在队伍的后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终于陈明穿过人群,走到队伍前面:“林晓旭,我请你跳舞好吗?” 陈明的突然问话,把林晓旭给吓了一跳,她没想到陈明会请她跳舞。“我。我不是很会跳。晓旭说。“我也不会跳。 在优雅温柔的乐曲中,陈明不禁注意他的舞伴:白皙的皮肤。细长的眼睛,小巧的嘴巴,有种古典美。不过,陈明已经不再激动。他知道自己一言:一行的分量。

陈明同样需要友谊和理解。无论一个人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地孤立自己、压抑自己,无论一个人形象是多么孤独冷峻。他的内心都是需要关心和爱护的。陈明第一次放下”包装”.让自己比较本色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竟是一阵轻松。

我更佩服作者郁秀的言辞,和关于作弊给出的观点。“ 五六十年代的学生视作弊为“大逆不道”,到了八九十年代,学生则视之为“值得同情的行为”。本来嘛,平时不读书的想捞个及格,成绩不差的想考好,成绩好的想得第一。作弊在他们看来,并不怎么可耻,相反,作为考试的一种“对策”成了公开的秘密。所以考试前,同学之间常有半真半假的玩笑:“兄弟,这次考试全靠你了。”“通点水来。”“你要会do才是。……””

我很喜欢这部小说,阅读的感悟是随着阅读而产生的,在阅读中细细品味,才能读透文章。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