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从粮食到枪炮,病菌与钢铁》有感1200字

未来能杀死人类的不是核武器,而是病菌。——比尔盖茨

众所周知,当哥伦布发现新大路并带领众多欧洲人登上北美这片净土后,便制造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以掠夺黄金,以至于印第安人几乎绝种,然而事实却并非这样:导致印第安人几乎绝种的真正凶手其实是病毒。书中提到“……该省以前很少接触肺结核的人数每年竟达到惊人的9%……”可见,比坚船利炮对一个种族威胁更大的是病菌。所以,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今年来的极为突然的NCP-2019新型冠状病毒,而再一次惊奇于历史的先知性与伟大的借鉴意义。

联系书中所提到的一些历史上所出现的重大疫情,如1991年秘鲁的霍乱是二十世纪首次到达新大陆的流行病;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流行病杀死了2100万人;黑死病在1346年到1352年间杀死了欧洲四分之一的人口,在有些城市里死亡人数高达70%……可见病毒的杀伤力是多么巨大!然而,为什么历史上总是有某个时间在某个地区突然爆发那些先前从未出现过的病毒呢?举个例子,“……黄热病病菌是由非洲野猴携带的,他总是能够通过野猴感染非洲的农村人口,再从这些人通过横渡大西洋的奴隶贸易带去传染新大陆的猴子和人……”“……艾滋病似乎是从非洲野猴体内一种病毒演化而来的……”以及这次的NCP,它的寄主有蝙蝠,果子狸等野生动物

历史以它独特的方式告诉我们,人类疾病源自动物这一问题是构成人类历史最广泛模式的潜在原因。

这也同样是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无缘无故,那些存在于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突然之间在人类身上大肆传播开来了呢?答案其实可以很简单:吃蝙蝠,非法交易野生动物。但是就其更本而言,这是自然给予的惩罚。回顾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我们会惊奇的发现人类侵犯野生动物的例子有很多,人们非法聚集贩卖野味也层出不穷。在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内有一座“世界灭绝动物墓地”,在那里排列着近300年来已经灭绝的各种鸟类和兽类的墓碑,而墓碑的最后会是人类。

印象很深的是董卿在《主持人大赛》上面对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关系这一话题时说:“一切都在追求一种平衡,如果我们失去了平衡,那对不起,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是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应该是一种平衡与和平的状态,生态平衡是底线,当人们触犯了底线,大自然也拥有惩罚的权利。

由此可见,NCP病毒以及历史上众多野生动物寄主病毒的大肆爆发并不只是吃蝙蝠或者杀一只野猴这么简单的问题,它所反映的,是人类对自然的不尊重,对生态平衡的无视于践踏。

历史上太多例子已经给予了证明,人类对自然的毁灭就无异于在自我毁灭。我在贾雷德•戴蒙德的笔下看到了寄托于后人的希冀,同时也深受启发:

不要再去侵犯属于野生动物的那片净土了,去寻找人类与自然的制衡点吧,这便是最好的救赎,否则,我们迎来的灾难将难以想象……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