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

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

前梦才挤却大前梦时,后梦又赶走了前梦。

去的前梦黑如墨,在的后梦墨一般黑; 去的在的仿佛都说,“看我真好颜色。”

颜色许好,暗里不知; 而且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暗里不知,身热头痛。

你来你来!明白的梦。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北京《新青年》月刊第四卷第五号,署名唐俟。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