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当她将到园门边时,她听见开门的声音,那么,他已经在黝黑的林中,并且看见她了。

"你来的早呢。"他在黑暗里说,"一切都好么?"

"一切都顺利。"

她出了园门后,他悄悄地把它关上了。他的手电筒在黑暗的地上照着,照着那些夜里还开着的灰白色的花朵。默默地,他们前后相隔着前进。

"你今天早上的确没有为了那车子受伤么?"她问道。

"没有,没有!"

"你什么时候得的那肺炎病,这病对你的影响怎样?"

"呵,没有怎样!只是心弱一点,肺硬一点罢了,但是肺炎过后总是这样的。"

"你不应该作激烈的作吧?"

"不要太经常就是。"

她在愤怒的静默中缓缓地前进着。

"你恨克利福吗?"他最后说。

"恨他?不!和他一样的人,我碰过太多了,我再也不自找烦恼地去恨他们了。我早就知道他这一类的人是我所不喜欢的,所以我却置之漠然了。"

"他是哪一类的人?"

"呵,你比我更知道,他是那种半年轻的有点带女的没有丸的人。"

"没有什么?"

"没有丸,男子的丸。"

她沉思着。

"难道问题就是这个么?"她有点烦闷地说。

"当一个人蠢笨的时候,你说他没有脑筋,当他卑一下的时候,你说他没有心。当他怯懦的时候、你说他没有脾胃;当他是毫无那种男的凶猛的火气的时候,你便说他没有丸,当他是一种驯服了的人的时候……"她沉思着。

"克利福是不是驯服的人?她问道。

"是的,驯服了,并且可恶得很,那是和大多数的这类的人一样的,当你反抗他们的时候。"

"你以为你是不驯服的么?"

"也许不太。"

远远地她看见了一点黄色的灯光。她站住了。

"有灯火么?"她说。

"我常常是点一盏灯在家里的。"他说。

她继续和他并行着,但没有触着他。她自己心里奇怪着为什么要同他去。为什么?

他把门开了;两个人进去后,他再把门赌住。他想,这好象是个监狱呢!红热的火边,开水壶正在响着;桌子上摆了几个茶杯。

她坐在火边一把木椅子上。从寒冷地外面进来,觉得这儿是暖的。

"我的鞋都湿了,我脱了罢。"康妮说。

她把她穿的袜的两脚放在光亮的钢火炉围栏上。他到伙食间里找了些食物:面包、牛油和卤奄肉。她热起来了。她把外套脱了。

"你要喝可可呢,茶呢,还是咖啡?"他问道。

"我什么都不想,你自己请吃罢。"

"我不想吃什么,只是要给点东西狗儿吃。"

他在砖上稳重地、恬静地踱来踱去,预备了一碗狗吃的东西。那猎狗不安地举着头望着他。

"来,这儿是你的晚餐;不用装那副怪样子!"他说。

他把碗放在楼梯脚下的地席上后,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去,脱了他的脚绊和鞋那猎狗儿并不吃,却跑到他的旁边坐下,不安地仰望着他。

他缓缓地解地他的脚绊。狗儿越靠近着他。

"您怎么啦、因为这儿有个外人所以这么不安么、呵,女终是女!去吃你的晚餐吧。"

他把手放在它的头上,狗儿侧着头依着他。他轻柔地拉着它软滑的长耳朵。

"那边,那边!去吃您的晚餐去!去!"

他把椅子移向楼梯那边,狗儿柔顺地走去吃它的东西。

"你喜欢狗吗。"康妮问道。

"不,不太喜欢。它们太驯服,太缠绵了。"

他脱了脚绊正在脱着笨重的鞋,康妮背着火向房子里望着。多么简朴的一间小房子!但是墙上却接着一张令人生怖的结婚放大像,显然是他和他的女人,一个有着刚勇的脸孔的年轻女子。

"那是你么?"康妮问道。

他回过头来望着他头顶那张大像。

"是的!这像是刚要结婚前照的,那时我是二十一岁。"他很冷静地望着那像片。

"你喜欢这个像么。"康妮问道。

"喜欢?不!我从来不喜欢照这像。但是她却非照这像不可。"

他回转头去把鞋脱着。

"你,既不喜欢,为什么挂在那儿"她说。

他突然苦笑起来望着她,说:

"凡家里值得带走的东西,她都带走了:但是这张像,她却留下了!"

"那么为什么你还留着它呢?为了痴情的缘故么?"

"不,我从来就没有瞧它,我差不多就不知道有它。那是从我们这儿来就挂在那里的。"

"你为什么不把它烧了。"

他又回过头来望着那张像:四面装的是丑陋的褐色油金的框子,上面是个没有子的、活泼的、样子很年轻的男子,领子有点过高,和一个身形有点臃肿,穿着一件暗色缎衣,卷发蓬松、刚勇的年轻妇人。

"真的,这主意倒不错。"他说。

他把鞋脱了换上了一双托鞋。他站地椅子上,把墙上的像取了下来,带绿色的图纸上,留下了一块苍白色的大方形。

"用不着拂去上面的灰尘上。"他一边说,一边把像架靠着墙根放了。

他到杂物间里取了一把铁锤和钳子回来。坐在刚才坐的那个地位,他开始把那大像架背后的纸撕了,小钉子拔了。他沉静地入神地工作着,这神情是他所特有的。

一会儿,他把钉子都拔了。他把后面的木板取了下来,再把那坚实的硬纸的像取了出来,他觉得有趣的望着那张像说

"我那时的样子恰是这样:象一个年轻的教士;面她那时的样子也恰是这样:象一只河东狮子,一只胸的河东狮子!"

"让我瞧瞧。"康妮说。

真的,他子剃得光光的,样子顶整洁,这是那些整洁的青年之一。甚至在像片上,他的眼眼也是活泼而无畏的。那女人呢,虽然她的颐骨是沉重的。但并不怎样象河东狮子。她有一种令人看了不免感动的什么东西。

"一个人千万不要留这种东西。"康妮说。

"的确;千万不要留;尤其千万不要去照相"

他把像放在膝上撕碎了;撕成了小片时,他丢进火里去。"只是把火壅塞了。"他说。

他小心地把玻璃和木板拿到楼上去。

他把像架用铁锤打碎了,上面的漆灰飞扬着。然后他把碎片带到杂物间里去。

"这个我明天再烧。"他说:"上面的膏泥灰漆太多了。"

把一切收拾好了后,他坐了下来。

"你你的女人。"她问他。

"。"他说:"你克利福男爵。"

但是她非问个究竟不休。

"但是你想她罢。"她坚持地问。

"想她。"她苦笑着。

"也许你现面还想她罢。"她说

"我!"她睁着眼睛,"呵,不,我一想到她就难受。"他安静地说。

"为什么。"

他只是摇着头。

"那么为什么你不离婚?她总有一天是要回来的。"康妮说。

他尖锐地望着她。

"决没有这事,她恨我比我恨她更甚呢。"

"你看吧,她将来要回来的。"

"决不会,那是没有问题的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将要见她的。你们的分居是没有法律根据的,是不是?"

"没有。"

"呵,那么她是要回来的。那时你便不得不收容她。"

他呆呆地望着康妮。然后奇怪的摇着头。

"你的话也许是对的。我回到这个地方来真是笨!但是我那时正在飘零无依,而不得不找个安顿的地方。人再也没有比落魄者更可怜的境遇了。不过你的话是对的。我得把婚离了。各个自由。公务员、法庭、裁判官……我是恨之入骨的。但是我不得不忍受。我要离婚。"

她看见他把牙关咬紧了,她心里暗地里在狂喜着。

"我现在想喝杯茶了。"她说。

他站起来去弄茶。但是他脸上的神态还是没有变。

当他们在桌边就坐后,她问道:

"你为什么和她结婚、她比你低下,波太太对我讲过她的事情,她永不能明白为什么你和她结婚。"

他疑视着她。

"让我告诉你罢。"他说,"我第一个情妇,是当我十六岁的时候开始追逐她的。她是一个奥拉东地方的校长的女儿,长得满好看,还可以说是很美丽,那时人家认为我是个有为的青年。我是雪非尔得公学出身,我懂有法文和德文,我自己也非常自大,她是个漫派儿,讨厌一切庸俗的东西。她怂恿我读书吟诗:从某一方面来讲,她使我成了个大丈夫。为了她,我热心地读书,思索。那时我在巴脱来事务所里做事,又苍白又瘦弱,所有读过的东西都使我思乱想起来。我和她一切都谈。无所不谈,我们从波斯的巴色波里谈到非洲的唐布都。百里以内再也找不出我们这样有文学修养的一对了。我对她说得出神入化,的确也出神入化。我简直是飘飘欲仙了。并且她崇拜我。可是,草中有伏蛇;那便是的问题。她并没有感;至少是那应该有的地方她却没有。我一天一天地消一天一天地痴狂。我对她说,我们非成情人不行了。我同平常一样,用言语去把她说服了。于是她委身与我了。我觉得很兴奋,可是她总是没有兴味。她压根儿就不想那个。她只是崇拜我,她只听我说话,我抱我吻她。其余,她就压根儿不想。世上有不少同她一样的女子。我呢,我所想的恰恰是其余的,于是我们闹翻了,我残忍地丢了她。当时,我和另一个少女发生关系,她是个女教员,不久以前日有过一场不体面的事;拼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差不多把她弄得发狂,她是个柔的、皮肤嫩白的妇人,年纪比我大点,还会拉四弦琴.她真是个妖。关于恋的东西,她样样喜欢,就是她不喜欢.又妖腐,又缠绵,不知用多少药样来迷你只是是如果迫她进一步到上去,她便要咬牙切齿地恨起来,我强迫她屈服.她简直把我恨死了。于是我又失望了。我深恶这种种。我需要的是一个需要我,而又需要-那个-的女人。

"跟着来自黛·古蒂斯,当我还是孩童的时候,古蒂斯一家就住在我们田邻,所以我很认识他们。他们都是庸欲的人。白黛到波明汉去就个什么事情一据她自己说,是在一个人家里当女伴,但是大家却说她是在一家旅馆里当女仆一类的事情,这且不提,事情是正当我再也受不了刚才说的那个女人的时候,白黛回家来了,风致釉然,穿着人时,带着一种花枝招展的光彩,这种肉感的光彩,我们有时是可以从一个女人或一架电车看得见的。我呢,我正在一称失望的、敢作敢为的情境中。我辞了巴脱来的差,因为我觉得干那种事情太不值了.我回到了达娃斯哈来当铁匠头:主要的工作是替巴安铁蹄那是我父亲的职业,我一向是和他在一起的。我喜欢这职业,我喜欢马,我觉得联业正合我的意,于是我不说他们所谓的-斯文-话了,那便是说,不说那正确的英语,面重新说起土话来了.我不田地在家里续书,但是我打着铁、安着马蹄。我有-头小马和一部自己的汽车,我父亲死后给成留下了三百镑。于是,我和白黛发生了关系,而且我喜欢她的庸俗:我需要她庸俗;我要我自己也庸俗起来。好,我娶她了。起初,她还不坏。其他的、纯洁的、妇人们差不多把我的丸都剥夺了,但是白黛在剥一点上却还好,她需要我,而不待人千呼万唤。我满心得意。那正是我所需要的:一个解怜的女人。于是我拼命地把她怜。我想她有点看不起我,因为我高兴得不可名状,有时还服侍她在上吃早餐呢!她一切都不管,当我工作回来时,没有一顿象样的晚餐是常有的事,要是我说个不是,她便闹将起来。以毒攻毒,我也不让,她把个茶杯向我头上飞过来。我扼着她了的颈项,把她窒得魂出七窍。如此这般地继续下去。她很傲慢地对待我。事情弄得我要她进,她永不让我,永不,她者是拒绝我,粗野得不成话。她简直使我厌恶极了,使我再也不要她了。那时她却狐狸似地要我了,我只好屈服。我老是迁就。但是当我们干起来时,她却永不和我一块享受,永不!她只是等待,要是我忍过半点钟,她忍得更久。当我完毕了时,那么她便开始干她的,我得在她里面一直等到她完事,嘴里呼号着,全身摆荡着,她下面的那个地方钳紧着,钳紧着,然后失了魉心的舒畅。于是她说:-好极了!-渐渐地,我觉得讨厌了而她呢,却愈来愈坏,她渐渐地更不容易得到完毕了。她在那下面撕扯着我,仿佛她那儿有个尖喙似地撕扯着我,天哟!人家以为女人那下面是柔软得象一颗无花果,但是我告诉你,那些老贱妇的两间有个尖喙,直把你撕扯得忍无可忍为止。我!我!我!她们只想着她们自己,撕扯着、呼号着。她们还说男子是自私的;但是男于的自私,较之这种一旦成了惯后的妇人的盲目的撕扯,恐有天壤之别罢。好象个老娼!她却是无可奈何的。我对她说起过,我告诉她我多么厌恶那样。而她却也情意试一试改过来。她评着静静地躺着,一切工作都让我。她试着;但是那是没有用的。我的工作,她么点儿感觉都没有。她得自己动作,磨她自己的咖啡,这一来她又得开始那一套了。她非要她自己放肆不可,扯着,撕着,扯着,撕着,仿佛她身上只有她那尖喙上有感觉,只有那磨擦着撕扯着的尖喙的顶上有感觉。人说,老妇便是那样,这是她的一种卑下的固执。一种嗜酒的妇人的疯狂的固执。好,到了后来我忍不住了。我们分睡了,这是她自己开始的,当她到了脾气发作的时候,而想不要我的时候,她说我眶待她,于是她要自己一个人一间卧室。但是后来,我不许她进我房子里来的日子到了,我再也不要她了。

"我恨这一切。她呢,她也恨我,我的上帝,那孩子出世以前她多么恨我!我常想这孩子是她在恨中得的胎。虽然,孩子生后,我便不理她了,以后大战来了。我入了伍,我直至探明她和史行业门的一个家伙拼上了才回来的。"

他停住了。脸孔是苍白的。

"史德门的那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康妮问道。

"一个有点孩子样的大汉子,满口秽言的。她凌眶他,并且他们俩口儿都喝酒。"

"唉!假如她回来的话!"

"呵,我的上帝!那我便得走,我得重新隐没!"

两人静默了一会,火上的像片已经烧成灰烬了。

"这样看来。"康妮说:"你真得到了需要你的妇人后,不久你便觉得腻了。"

"是的,大概是的!虽然是这样,我却宁愿白黛面不愿那些-水不永不-的女子;那种我年青时候的-纯洁-的人,那种有毒气的百合花,和基耸。"

"其他?"

"其他?没有什么其他的,不过,经验告诉我,大部分的妇人都是这样;她们需要一个男子,但是不要。她们忍受着,仿佛那是恶命中不得不忍受的事。再旧式一点的,她们便象木头似的,躺在那儿任你冲撞事后她们也不关心。她们喜欢你,但那件事的本身,对她们是没有什么的。只是有点无味罢了。大多数的男子倒喜欢这样,我却讨厌,但是有一种诈的妇人,她们虽然也是一样,却假装不一样,她们表面上似乎狂热,似乎消魂不禁,但实际上只是一套把戏,只是装模作样罢了……其次是那些什么都的,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抚,什么样的滋味,无所不,就是不自然的那一种。她们常常使你在唯一享受的地方以处的地方去享受。……还有是一种坚硬的女子。想使她们享受真是上天般难,她们是要自力享受的,正如我的女人一样,她们要站在主动者的地位。……还有是里面简直了的,全死了的,她们自己也知道,科学还有是那种没有到期就使你草率了事,然后她们继续着靠紧你的大腿,簸动着她们的腰,直至她们自己完毕为止的。她们大多数都是搞同恋式的,世上多少妇人,有意识的,或无意识地,都是属于搞同恋式的,真令人惊异,我觉得她们差不多全部是这一类。"

"你觉得厌恶么?"康妮问道。

"我觉得她们都该杀!当我碰到一个真正的搞同恋式的妇人时,我心里咆哮着,想把她杀死。"

"你怎么对付呢?"

"走开,愈快愈好。"

"但是你以为搞同恋式的妇人,比有同癖的男子更要不得么?"

"是的,我以为更要不得。因为她们给我的苦头更大。在理论上,我倒不说,当我遇到一个搞同恋式的妇人时,不论她自己知道不知道,我便要发狂,不,不,我再也不想和任何妇人有什么来往了,我要自己孤守着,我要守着我的孤独和我的高洁。"

他脸色苍白地理着眉头。

"你遇着我了,你觉得懊悔么?"她问道。

"我懊悔而又高兴。"

"现在呢?"

"现在,我忧惧外边的不可避免的种种纠纷,种种诽谤,种种丑恶,这种种迟早是要来到的,当我气馁的时候,我是沮丧的,但是当我气盛的时候,我又觉得快乐了。甚至觉得胜利了。我没有遇到你以前,正是我日见苦恼的时候,我想人世间再也没有真天上的了。再也没有真正地、自然地和一个男子在肉感上共鸣的妇人了。有的只是黑种女子……不过我们是白人,黑人却有点象一泥。"

"现在呢,你高兴我么?"她问道。

"是的!当我能忘掉其作瓣时候,当我不能忘掉其作田时候,我便想躲在桌子下面去死。"

"为什么在桌子下面呢?"

"为什么?"他笑了起来,"去捉迷藏呢,孩子!"

"你对于女子的经验,似乎真的太坏了。"她说。

"那是因为我不能自欺的缘故,在这一点上,多数的男子却能做到。他们采择一种态度,接受欺骗。我呢,我决不能自欺,我知道我所求于一个女子的是什么,如果没有得到,我决不能说我得到了。"

"但是你现在得到了么?"

"象是得到了。"

"那么你为什么这样苍白而抑郁?"

"往事太多了,或者也因为我怕自己。"

她静默的坐着,夜渐渐深了。

"你觉得男女之事是重要的么?"她问道。

"在我。那是重要的,在我,如果我能够和一个女子发生适当的关系,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假如你不能呢?

"那么我便只好没有。"

她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道:

"你相信你一向对待女子没有过错误的地方么?"

"天哟,不!我的女人弄到那步田地,大半是我的错,是我使她变坏的,我是个很狐疑的人,你将来便会晓得的,要我对谁深信起来,那是件难事,晤,也许我自己也是个令人失望的人,我狐疑着。真正的情却是不客人误认的。"

她望着他。

"当你血气沸腾的时候,你不狐疑你的肉体吧。"她说:"那时你不狐疑吧,是不是?"

"唉,是的!我的一切烦恼就是那样得来的,这也便是我的心所以如此狐疑的缘故。"

"让你的心狐疑去吧,这有什么要紧!"

狗儿不安地在席了叹了气,炉火给灰炉掩着,弱了起来。

"我们是一对被打败了的战士。"康妮说。

"你也被打败了么?"他笑着说:"现在我们又上前线再战去了!"

"是的!我真有时怕。"

"是么!"

他站起来,把康妮的鞋拿去烘干,把他自己的擦了一擦,也放到火边去,明天早上他将加点油去把它们擦亮了,他搅着火,把纸灰搅了下去,"甚至烧化了都肮脏。"他说,接着他拿了一些柴枝放在火架上,预备早上烧的,然后他带了狗儿出去了一会。

当他回来时,康妮说:

"我也要出去一会儿。"

她独自的到黑暗的外边去,那是个繁星之夜,在夜气里,她闻着花香,她觉得她的鞍更加湿了,但是她觉得想走开,一直的走开,远离着他,远离着一切的人。

外面是冷的。她战栗着回到屋里去,他正坐在半熄了的炉火面前。

"呵,冷呀!"她战栗着。他添了些柴枝,再去取了些柴枝,直至一炉子满是熊熊的火焰,发着劈拍声,跳跃着飞腾着的火焰,使他们俩都快活起来,暖着他们的脸和他们的灵魂。

看见他静默地、疏远地坐着,她握着了他的手:"不要愁,一个人只好尽力做去。"

"是的!"他叹了口气,苦笑着。

她挨近着他,依在他的两臂里。

"忘掉它吧!"她细声说:"忘掉它罢!"

在火的奔流的热力中,他抱紧着她。火焰本身就象一种忘记。还有她的柔媚的、热的、成熟的重量!慢慢地,他的血流转变了。开始有力量,有生气,而且猛勇了。

"也许那些女人在心底里是想亲近你,并且好好地你的,不过她们也许不能。也许那不全是她们的过失罢。"她说。

"我知道,我自己曾经是一条被蹂躏的断了脊骨的蛇,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她突然紧紧地依着他。她本来不愿再提起这一切了;但是一种恶作剧的念头在推着她。

"但是你现在不是那样了。"她说:"你再也不是一种被蹂躏的断了脊骨的蛇了。"

"我不知道现在我怎样,前头还有黑暗的日子里。"

"不!"她紧依着他抗议说,"为什么,为什么?"

"我们的一切,我们每个人,都将有黑暗的日子来到。"他用-种预言家的忧郁口气重新说道。

"不!不要说这种话!"

他静默着,但是她可以觉着他的里面有一个失望的黑洞在。一切欲,望,一切,都在那儿死了:人们的心灵便迷失在他们里面的这种失望的黑窖中。

"你这么冷酷地说着。"她说,"你那种说法,仿佛你只求你个人的快乐,和你个人的满足似的。"

她兴奋地起来反抗他了。

"不!"他说:"我想从一个女人那里得到我的快乐和满足,介一我却从未得到,因为我决不能得到我的快乐和满足,除非她同时从我这儿得到她的。那是从来没有实现过的事,那是要两两相承的。"

"但是你就从来没有信任过你所有的女人,实际上你是连我也不信任的。"她说。

"我不懂信任女人是什么意思。"

"你瞧!坏处就在这儿。"

她依旧在他的膝上蜷伏着。但是他的心是飘忽的,不在的,他不是理会她的时候,她所说的话,只是把她驱得更远。

"毕竟你信任什么?"她坚持着说。

"我不知道。"

"什么也不信。和我所认识的男子一样。"她说。

他们沉默了。然后他兴奋起来说:

"是的,我相信点什么东西的。我相信要有热的心。我相信假如男子们在的时候有热的心,女子们用热的心去接受。一切全好了。那种种心冷意谈的,都是愚味的死把戏。"

"但是你不心冷意淡地和我罢?"她说。

"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和你,此刻我的心正冷得象冷番薯似的。"

"呀;"她吻着他,笑地谈地说:"让我们这冷番薯来焖一焖罢。"

他笑了起来,拯直着身子说:

"那是真的,一切都要有点热的心儿。可是女人们却不喜欢。甚至你也不真正喜欢。你喜欢舒服的、剧烈的、尖锐的、心冷意谈的那种,然后你却说那是甜得密似的。你哪儿有什么对我的柔情?你对我狐疑得象一只猫对一只狗似的。我告诉你:即使想有热的心和柔情,也得有两造才行。你,那是不待言的了。但是你却想把这玩意儿加上个什么都丽神妙的名堂,去诌媚你的自尊心。在你看来,你的自尊心,是比无论那个男于,是比男女关系更重要的。"

"但这恰恰是我所要责备你的地方。你的自尊心是大于一切的。"

"那么,好罢!不要再谈了!"他说着。想站起来,"让我们各行其素罢。我宁愿死,而不愿再干那心冷意淡的了。"

她离开了他,他站了起来。

"你以为我又愿意么?"她说。

"我希望你也不愿。"他答道,"无论怎样,你到楼上去睡罢.我就在这楼下睡好了。"

她望着他。他是苍白的,两眉深锁着,他好象北极一般的远离着她。男子们都是一样的。

"没有到早晨我不能回去。"她说。

"不!到楼上睡去,现在是一点差一刻了。"

"我不支,我一定不去。"她说。

他走过去拿起他的鞋"好,我要出去!"他说。

他开始在穿鞋。她呆呆地望着他。

"等一等!"她支吾着说:"等一等!我们究竟怎么了?"

他弯身系着他的鞋带,没有回答。时间过着,康妮觉得一阵黑,象要晕眩了,她的意识全失了,她呆呆地站在那儿,圆睁着眼睛望着他,一切知觉都失了。

这种静寂使他抬起头来,看见他圆睁的眼睛,迷失着的样子,好象一阵狂风打着她,他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拥着,他觉得全身都疼痛起来,他抱着她;她让他抱着。

他的手盲目地探摸着她,直至探摸到了她衣裳下面那又又暖的地方。

"我的小人儿!"他用土话喃喃地说:"我的小人我和!我们不斗气罢!让我们永不要斗气罢!我您,我抚触您。别和我争执!不!不!不!让我们和好在一块儿罢。"

她抬头望着他。

"不要烦闷。"她镇地说:"烦闷是没有用的。你真是想和我在一块儿么?"

她宽大而镇静的眼睛望着他的脸。他停住手,突然地静默起来,脸回避着。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避开。

然后他回过头来,向她眼里望着,脸上带着他那古怪的讽否则的苦笑说:"是的!让我们和好在一块儿,誓不相分!"

"是真的么?"她说,两眼充满着眼泪。

"是的,真的!心和腹和xxxx都和您在一块儿。"

他一边望着她,一边微笑着,眼里有一种讽刺的晶光,还带了一种苦味。

她忍声地哭泣着,他在炉火前的地毡上,和她躺了下去,并且进了她的里面,这样他们才得到了几分安静。然后他们迅速上楼就寝,因为夜气渐渐地寒冷起来了。而且他们都互,相弄得疲乏极了。她小鸟儿似地依在他的怀里,他们立刻入睡,深深地人了同五的睡乡里,这样,他们安睡着,直至太出林梢,直至白日开始的时候。

然后他醒了,望着日光,听着垂帘的窗外,山茑鸦和画眉在村中噪叫,这定将是个眼朗的早晨。约莫五点半了,这是他平日起的时候,他夜来睡得多熟;这是多么新鲜的日子!女人还在甜地、蜷伏地睡着。他的手抚着她,她睁开了她那又蓝又惊异的眼睛,朦胧地向她微笑着。

"他醒了么?"她说。

他向她的眼里望着,他微笑着吻着她,突然地,她清醒了坐了起来。

"想不到我竟在这儿呢!"她说。

她向那粉白的小房子四下望着,天花板是倾斜的,屋角的窗户,白帘垂着;房子里空空地,只有一个黄色的衣柜、一把椅子和那张好必他睡着的小白

"想不到我们竟在这儿呢!"她一边说,一边俯望着他。他躺在那儿,痴望着她,在她的薄薄的睡衣下,着她的Rx房。当他这样热地横陈着的时候,他显得年轻而美貌。他的眼睛竟是这么暖!她呢,她是鲜艳面听轻得象一枝花一样。

"我要你把这个脱了!"他一边说,一边掀起了她的薄薄的细麻的睡衣。从她头上脱了下来,她坐在那儿,露着两肩。和两只有点垂长而带金色的Rx房,他喜欢把她的Rx房象吊钟似的轻轻摇着。

"你也得把你的衣裤脱了。"她说。

"呵!不!"

"要!要!"她命令道。

他把棉布的旧短褂脱了,把长裤推了下去,除了手里和手腕、脸和颈以外,他是一一般的白,他的优美的肤肉是幼嫩而有筋节的。骤然地,康妮重新觉得他的刺人的美,正如她那天午后看见他洗身的时候一样。

晒在白色的垂帘上,她觉得太正想进来。

"呵!让我们把窗帘打开罢!鸟儿唱着真高兴!我们让太进来罢!"她说。

他走下去,背向着康妮,赤棵地,又白又瘦,身子有时前倾,定到窗边,他把窗帘拉开了,向外边望了一会,他的背是白嫩的色的,优美的,却又是有力的。

在这纤细的美妙的肉体里,有着一种内在的,而非外在的力量。

"你真美哟!"她说,"这么纯洁而美妙!来罢!"她伸着两臂。

他不好意思向她回转身去。因为他的赤体正在兴奋着。

他在地上拾起了他的衬衣,遮掩着前身向她走了过去。

"不!"她说。她依旧伸着纤细而美丽的两臂挺着两只下坠的Rx房。"让我看看你!"

他让衬衣坠了下去,木立着向她着望。光从矮窗射了进来,照着他的大腿,和纤小的小肮,和昂挺的-法乐士-,在一小朵金赤色的发亮的丛中,黑幽比寺,热地举了起来,她觉得惊愕而羞怕。

"多么奇怪!她缓缓地说,"它在那儿的样子多么奇怪!这样大!这样黝黑而镇定!可不是么?"

男子俯望着他的纤细而白嫩的前身,他笑了。在他纤细的两间;色是暗的,差不多黑的,但是在小肮下那-法乐士-举起的地方,浓浓地一小丛的色是金赤的,发亮的。

"这么骄傲!"她不安地,喃喃地说:"并且这么威风现在我明白为什么男子们都这么专横了!可是它的确是可有宾,好象它有它自己的生命似的!有点让人生怕,可是的确可!并且它是向我来呢!……"她咬着她的下唇,又惊怕又兴奋。

男子沉默地望着那紧张的"法乐士"。一"是的。"他最后细声地用着土话说:"是的,我的儿哟!您在那儿还不错呢。您可以昂首面无畏!您在那儿优游自得,毫不求人!您是不是我的主人,约翰·多马士?您是我的主人么?喂,约翰·多马士,您比我更生动,您比我寡言:您想她么?您想我的珍夫人么?您又使我沉沦了,好家伙!是的,您笑迷迷地高举起来。那么去问她罢!去问珍夫人罢!您说:-呵,门哟,把你的门据开了罢,光荣的君主要进来了!-呵,您不害羞的东西,您所要的便是一个-孔。告诉珍夫人说您要一个-孔。约翰·多马士,和珍夫人的-孔-!……"

"呵,不要椰榆它!"康妮一边说,一边跪在上向他爬了过平均来,她的两管环抱着他的自晰的细腰。把他拉了近去,这样她的下坠而摇荡着的Rx房,触着了那动挺直的"法乐士"的头,并且杂着了那滴润液,她紧紧地搂着那男子。

"躺下!"他说:"躺下去!让我来!"

他现在急起来了。

当他们完毕了后,当他们十分静息下来的时候,妇人重新要去发现男子,去瞧瞧那,法乐士"的神秘。

"现在它是继小而柔软了,象一个生命的小蓓蕾似的!"她一边说,一边把那柔软的小xxxx握在手里。"可不是可么!这么自由不愿,这么奇异并且这么天真!宽进我进得这么深!你知道,你决不要去得罪它。它也是我的!它不单是你的!它是我的!这么可,这么天真!"她柔地把那xxxx握在手里。

他笑着。

"祝福那结合我们的心于同一之的连结。"他说。

"当然啦!"她说。"甚至当它柔软而继小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心全部在联系着它,并且你这儿的多么好看!多么,多么异样!

"那是约翰·多马士的,不是我的!"他说。

"约翰·多士马!约翰·多马士!"她迅疾地吻着那预柔软的,但是开始颤动起来的xxxx。

"是的!"男子一边说,一边好象痛苦地在伸展着他的身子,"它的根蒂是生在我的灵魂里的,那好家伙!有时我不知把它怎么样好。它是个固执的东西,不容易得它的欢心的,可是我却不愿失掉它。"

"无怪乎男子们总是惧怕它了!"她说:"它是够可怕的。"

男子觉得全身起着一种战栗,同时,意识之波涛又换了方向,朝向下面去了。他觉得软弱无力,同时他的xxxx,慢慢地柔地、一波一波地膨胀,上升,举起,坚硬起来,奇异地在那儿高耸着,挺直而傲慢。妇人一边瞻望着,一边也觉得战栗起来。

"好!拿去罢!它是您的。"男子说。

她战栗着,她的心溶解了。当他进去时,不可名状的快乐之波涛,激烈地、柔地荡漾着她,一种奇异的、惊心动魄的感觉开始开展着,开展着,直到最后、极度的、盲目的汜流中,她被淹没而去了。

他听见了远远的史德门在发着七点钟的号笛声,那是礼拜一的早晨,他有点害怕起来,他把脸孔埋在他的两只Rx房间。让她软软的两只Rx房掩着他的耳朵,好使他听不见。

她却没有听见,她沉静地躺着,她的灵魂象洗过般了的晶洁。

"您得起来了,不是么?他喃喃地说。

"几点钟了?"她无情打彩的声音问道。

"七点钟的号笛响过了。"

"是的,我想我得起来了。"

她和平常一样,对于这种迫人的外界,不禁激怒起来。

他坐了起来,失神地向窗外望着。

"你真的我,是不是?"她安静地问道。

他望着她。有点烦燥地说:

您知道我您。还要问什么呢?

"我要你留着我,不要让我走了。"她说。

他的眼睛笼罩着一种热而柔媚的暗影,毫不能思索。

"什么时候?现在?"

"现在把我留在你的心里,我愿不久便来和你永久同居。"

他赤地坐在上,低着头,不能思索什么。

"你不愿意那样么?"她问道。

"愿意的!"他说,然后他那幽暗的眼睛,带着另一种羞不多象睡寐似的意识的火焰,望着她。

现在什么都不要问我。"他说,"让我就这样吧,我喜欢您,我您,当您躺在那儿的时候,女子是个可的东西。如果人能深深地进她,如果她有个好-孔。我您,您的大腿,您的姿态,您的女,我您的女。我整个心整个丸都您。可是现在什么都不要问我。不要迫我说什么,以后您什么都可以问。现在让我就这样吧,让我就这样吧!"

柔地,他把手放在她的神的山上,放在那软的褐色的丛上,他静静地、赤地坐在上,他的人掸似的静定的脸孔,差不多象个佛像,在另一种意识的不可见的火焰中,呆本地坐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身上,等待着转机。

过了一会,他取了衬衣穿上,默默地、迅疾地穿好了外面的衣服,向赤地横陈在上,釉烂得象个第戎的光荣"的她望了一眼,走了,她听见他走下楼去把门打开了。

她躺在那儿冥想着,冥想着。唉!真是不容易走开!从他的怀里走开!他在楼梯下面喊道:"七点半了!"她叹息着走下来。呵!空洞洞的小房子!除了小衣杠和小外。空无他物。可是楼板是擦得光亮的。近看穿边的角落里,有个小书架,下面有些书是从巡回图书馆借来的。好了一看,有的关于苏俄的,有的是游记,一本是记原于与电子的,一本是研究地层及地震原因的,此外是几部小说,还有三本关于印度的书,这样看来,他是个嗜好读书的人呢!

从穿上进来,晒着她的赤的四肢。他看见狗儿佛萝西在外面徘徊着,绿茸茸的蕨草下面,是些深绿色的水银菜。那是个清朗的早晨,鸟儿翩翩着,胜利地歌唱着。呵,要是她可以留在这儿!要是没有那另外的烟雾与铁的可怖的世界!要是他能替她创造个世界!

她向那壁立而狭小的楼梯下去。假如这所房于是在一个隔绝的世界中的话,有这所小房子她一定要觉得满足了。他已经梳洗过了,炉火正在燃着。

"你想吃点什么东西么?"他说。

"不!借个梳子给我好了。"

她跟他到厨房后间里去,在后门边的一块小镜子面到把头发梳好了。现在她准备要走了。

她站在有的小花园里,望着那些带的花,一圃灰灰的石竹花都已经含蕾了。

"我直愿此外的世界全都消灭了。"她说;"并且和你同住在这儿。"

"那世界是不会消灭的。"他说。

他们穿过那可有宾带露的树林,差不多没有说话,可是他们是在一个他们所独有的世界中相储着。

回到勒格贝去,于她是苦痛的事呵。

"我但愿不久便来和你完全同居。"她在离开他的时候说。

他只是微笑着没有回答。她安然地回到家里,回到她楼上的寝室里去,并没有人看见她。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