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午饭过后,康妮马上便到林中去,那真是可的一天。蒲公英开着太似的花,新出的雏菊花是棕的自,擦树的茂林,半开的叶子中杂着尘灰颜色的垂直花絮,好象是一幅花边。大开着的黄燕蔬。满地簇拥。象黄金似的在闪耀。这种黄边。是初夏的有力的黄色。莲馨花灰灰地盛开着。花姿招展的莲馨花。再也不畏缩了。绿油油的玉簪。象是个苍海。向上举着一串串的蓓蕾。跑马路上,毋忘卧槽乱蓬蓬地繁生着。楼斗莱乍开着它们的紫蓝色的花苞。在那矮丛林的下面。还有些蓝色的鸟蛋壳。处处都是蕾芽。处处都是生命的突跃!

守猎人并不在那小屋里。那儿,一切都是在静穆中。棕色的少鸡在肆意地奔窜着。康妮继续向着村舍走去。因为她要去会他。

村舍浸在太光里。在树林的边缘外。小园里。重苔的野水仙丛簇地生长着。靠近大开着的门前。沿着小径的两旁。都是些重苔的红雏菊。一只狗吠着。佛萝茜走上前来。

门大开着!那么他是在家里了。光铺泻在红砖的阶台上!当她经过小园里时。她从窗里看见了他。穿着衬衣。正坐在桌边吃着东西。狗儿轻轻地叫着。缓缓地摇着尾巴。

他站了起来,来到门边,用一条红手巾揩着嘴,嘴里不住地咀嚼着。

"我可以进来吗?"她说。

"进来!"

简朴的房子里。光照了进去,房子里还带着羊排煎过后的味道。煎煮东西用的炉子还在防火架上。旁边,那白色的地上。有盛着马铃薯的黑锅子。放在一张纸上。火是红的。但是不太起劲;通风的炉门关着。开水壶在响。

桌子上摆着碟子,里面是些马铃薯和剩下的羊排。还有一个盛着面包的篓子和一只盛着啤酒的蓝杯子,桌上铺着一张白色的漆布。他站在影处。

"你的午餐吃得晚呢。"她说"请继续吃罢!"

她在门边的光里,坐在一把木椅上。

"我得到了斯魏去。"他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但他并不吃。

"请吃罢。"她说。

但他还是不吃。

"你要吃点什么东西吗?"他用着土话问她。"你要喝杯茶么?开水壶里有开着的水。"他欠身起来。

"假如你让我自己来弄如何。"她说着站了起来,他仿佛忧闷的样子,她觉得她正使他烦恼不安。

"小心些,茶壶在那边。"一他指着一个壁角的褐色的小橱子。"茶杯和茶,是在你头脾炉架上。"

她从炉架上取下了那黑茶壶和一盒茶叶。她用热水把茶过来洗灌了,呆了一会,不知把水倒在哪里好。

"倒在外边。"他看见了她的迟疑的样子说,"那是净水。"

她走到门边,把水倒在小径上,多可的地方。这么清静。这么真的森林世界!橡树发着赭黄色的小叶儿;花园里,戏雏菊象是些红绒上的钮结似的。她望着门槛上那块带洞的大石板。现在这门槛上跨过的脚步是这么少了。

"这儿真是个可的地方。"她说:"这么美妙地静寂。一切都静寂而富有生命!"

他慢慢地、有点不太愿意地重新用他的午餐,她能感觉到他是很扫兴的,她默默地沏了茶,把茶壶放在炉灶上,她知道普通人是这么做的,他推开碟子。走到屋后边去,她听见了开门的声响,一会儿他拿了一盘干酷和牛油回来。

她把两个茶杯放在桌上;这是仅有的两个茶杯。

"你喝杯茶吗?"她说。

"假如你愿意的话,糖在柜子里,牛过来也在那儿。牛在伙食间里。"

"我把你的碟子收了好吗?"她问道。他向她望着。微微地冷笑起来。

"晤……假如你愿意的话。"他一边说,一边慢慢地吃着面包和干酷她到后边洗涤碗碟的侧屋里。水龙头是安在那儿的,左边有个门。无疑地这是伙食间的门了。她把这个门打开了。看见了这个所谓伙食间,忍不住笑了:这只是一个狭长的粉白着的壁橱。但是这里面还布置得下一桶啤酒和几食物。她从一个黄罐里取了点牛

"你的牛怎么得来的?"当她回到桌边时,她问他道。

"弗林家里的。他们把瓶子放在畜牧场边。你知道的,就是那天我遇着你的那个地方。"

但是他是很扫兴的样子。

她斟了茶。然后举着牛过来。

"不要牛。"她说,他好象听见什么声响,向门外疾望着。

"我想把门关了的好。"他说。

"那未免可惜了。"她答道。"没有人会来吧,是不是?"

"那是千载一时的。不过谁知道呢。"

"纵玲有人来了也不打紧。"她说。"我不过来喝一杯茶罢了。调羹在哪儿?"

他弯身把桌子的舞屉打开了。康妮坐在桌边。大门里讲来的光晒着她。

"佛萝茜!"他向那睡在楼梯下一块小席上的狗说,"去守望去,去守望去!"

他举着手指,狗儿奔了出去观察。

"你今天不快活吗?"她问道。

他的蓝色的眼睛迅速地转了过来凝视着她。

"不快活?不,只有点儿烦恼罢了!我得去发两张传票,去传我所捉得的两个偷猎的人。咳,我是讨厌这类事情的。"

他说的是冷静、正确的英语,他的声音里含着怒气。

"你讨厌当守猎人吗?"她说。

"当守猎人?不!只要人们让我安安静静的。但是到了要我上敬礼察署和其他的地方,等着那些混蛋来理我的时候……呵,咳,我便要发疯了……"他着带点幽默味道微笑着。

"难道你不能真正在自立么?"她问道。

"我?我想我能够的,我有我的恤金使我生活。我能够的!但是我得是点工作,否则我便要闷死。那是说,我需要点什么事情使我不空闲着。而我的坏脾气是不容我为自己工作的。所以便不得不替他人做事了。不然的话,我的坏脾气来了,不出一月,便要把一切踢翻,所以算起来,我在这儿是很好的,尤其是近来……"

他又向她幽默地起来。

"但是为什么你有这种脾气呢?"她问道,"难道你-常常"都是坏脾气的么?"

"差不多是常常。"他笑着说,"我有满腔的忿懑。"

"什么忿懑?"她说。

"忿懑!"他说"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吗?"

她失望地静默着。他并不注意她。

"下个月我要暂时离开这儿了。"她说。

"是么?到那儿去?"

"威尼斯。"

"威尼斯?和克利福男爵去么?去多久?"

"一个月上下。"她答道,"克利福他不去。

"他留在这儿么?"他问道。

"是的,他是不喜欢在他这种情境中旅行的。"

"暖,可怜的家伙!"他带着同情心说。

停了一会。

"我走了你不会把我忘记罢,会不会?"她问道,他又向她凝视起来。

"忘记?"他说,"你知道没有人会忘记的。那不是个记忆的问题。"

她想问:"那么是个什么问题呢?"但是她忍住了。她只用一种沉哑的声音说:"我告诉了克利福,也许我有个孩子了。"

现在他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真正地望着她。

"真的么?"他终于说:"他说了什么?"

"呵,他是无所谓的,只在孩子似乎是他的,他倒要喜欢呢。"

她不敢看她。他静默了好一会,然后再凝望着她。

"没有提到我,当然吧?"他说。

"没有,没有提到你。"她说。

"不,他是决难容忍我做他的代理人的。……那么他将怎样设想这孩子的来源呢?"

"我可以在威尼斯有个情人呀。"

"不错。"他缓缓在回答道,"这便是你到威尼斯去的缘故了。"

"但并不是真为了找情人去。"她望着他,辩护着说。

"只是做个样子罢了。"他说。

两个人重新静默着。他望着窗外,半悲伤、半讥嘲地苦笑,她是恨他这种笑的。

"难道你没有预先设法避免孩子么?"他突然说,"因为我没有那工具。"

"没有。"她说,"我恨那样。"

他望着她,然后又带着那特殊的诡谲的苦笑,望着窗外。两个人紧张地静默着,最后,他回转头来,讥讽地向她说:

"那么,那便是你要我的缘故,为了要有个孩子的缘故吧?"

她低着头。

"不,事实上不是这样?"她说。

"为什么事实上?"他用着有点激烈的声音问道。

她埋怨地望着她,说;"我不知道。"他大笑起来。

"你不知道,那么我知道么!"他说。

两人静默了好久,冷森森地静默着。

"唔。"他最后说,"随夫人的便,如果你有了个孩子,我是喜欢送给克利福男爵的。我并不吃什么亏。我倒得了个很快意的经验,的确快意的经验:"……他伸着腰,半打着呵欠,"如果你把我利用了,那并不是我一次给人利用,而且这一次是最快意地给人利用了,虽然这对于我是不十分荣誉的事。"……他重新奇异地伸着懒腰,他的筋肉颤战着,牙关紧闭着。"但是我并没有利用你。"他辩护着说。

"我是听夫人作用的。"他答道。

"不。"她说,"我喜欢你的肉体。"

"真的么?"他答道,笑着,"好,那么我们是两厢情愿,因为我也喜欢你的。"

他的奇异的暗的两眼望着她。

"现在我们到楼上去好不好?他用着一种窒息的声音问她。

"不,不要在这儿,不要现在!"她沉重地说。虽然,假如他稍为紧持的话,她定要屈服了,因为她是没有力量反抗他的。

他又把脸翻了转去,好象把她忘了。

"我想触摸你,同你触我一样。"她说,"我从来没有真正地触摸过你的身体。"

他望着她,重新微笑起来。现在?"他说。

"不!不!不要在这儿!到小屋里去,你不介意罢?"

"你怎么触我?"他问道。

"当你抚摩我的时候。"

他的眼睛和她的沉重不安的眼睛遇着。

"你喜欢我抚摩你么?"他老是笑着。

"是的,你呢?"

"呵,我!"然后他换了声调说:"我也喜欢,那不用我告诉你的。"这是实在的。

她站了起来,拿起了帽子。"我得走了。"她说。

"你要走了么?"他文雅地说。

她满望着他来触摸她,对她说些话,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斯文地等待着。

"谢谢你的茶。"她说。

"我还没有谢谢夫人赏光呢。"他说。

她向着小径走了出去,他站在门口,微微地苦笑着。佛萝茜举着尾巴走了前来,康妮沉默地向林中蹒跚走去,心里知道他正站在那儿望着她,脸上露着那不可思议的苦笑。

她狠扫兴地、烦恼地回到家里,她一点也不喜欢他说他是被人利用了。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真的,但是他不应该说了出来。因此她重新地给两种感情占据着:其一是怨恨他,其一是欲望着与他和好起来。

她十分不安地、恼怒地用完了茶点后,立刻回到楼上房里去了,但是她在房子里不知所措,坐立不安。她得做点什么事。她得再到小屋里去。假如他不在那儿的话,那便算了。

她从旁门溜了出去,有时闷郁地直向目的地走去,当她来到林中那空旷地时,她觉得可怖地不安起来,但是他却在那儿,穿着衬衣,蹲在鸡笼前,把笼门打开了,让母鸡出来。在他周围的那些小雏鸡,现在都长得有点笨拙了,但比之普通的小鸡却雅致得多。

她直向他走了过去。

"你瞧!我来了。"她说。

"唉,我看见了!"他一边,一边站了起来,有点嘻笑地望着她。

"你现在让母鸡出来了么?"她问道。

"是的,它们孵小鸡孵到只剩一张皮、一把骨了,现在,它们全不想出来和取食了,一只孵期的母鸡是没有自我的,它整个身心都为了它的或小鸡。"

可怜的母鸡!多么盲目的!甚至所孵的并不是它们自已的!康妮怜地望着它们,好懒情他之间,给一种郁的静默笼罩着。

"我们进小屋里去吧?"他问道。

"你要我去么?"她猜疑地问道。

"是的,假如你愿意来的话。"

她静默着。

"那么来吧。"他说。

她和他进到了小屋里,当他把门关上时,里面全黑了,于是他在灯笼里点了个小火,和前次一样。

"你把内衣脱了么?"他问道。

"脱了!"

"好,那么我也把我的脱了。"

他把毡子铺在地上,把一张放在旁边,是预备盖的。她把帽子除了,把头发松了一松。他坐了下来,脱着鞋和脚绊,解着他那粗棉布裤的扣子。

"那么躺下吧!"他说。那时他只穿着一件衬衣站着。她默默在服从着,他也在她旁边躺了下去,拉了毡子把他们盖着。

"好了!"他说。

他掀起了她的衣裳,直至胸膛上。他柔地吻着她的Rx房,把两只峰含在唇里,轻轻地着。

"呵,您真是可,您真是可!"他说,突然抬起他的脸,在她暖的小肮上碾转地摩擦着。

她呢,伸着两臂在他的衬衣里面搂着他,但是她却害怕,害怕他的纤瘦、光滑的、似乎强毅有力的体,害怕那坚猛的筋肉,她觉得又畏缩又害怕。

当他幽怨似地说"呵,你真是可!"时,她里面的什么东西在抖战起来,而她的神里面,什么东西却僵结起来准备反抗;反抗这可怕的肉的亲密,反抗他的奇特而迅疾的占有。这一次,她并没有被她自己的销魂的情欲所压倒,她躺着,两手无力地放在他的舞动的身上,无论怎样,她都禁不住她的神在怪;她觉得他的臂部的冲撞是可笑的,他的xxxx的那种渴望着得到那片刻的排汇的样子是滑稽的。是的,这便是,这可笑的两臂的冲撞这可怜的、无意义的、润湿的小xxxx的萎缩。这便是神圣的!毕竟,现代人的藐视这种串演是有理由的,因为这是一种串演。有些诗人说得很对,创造人类的上帝,一定有个乖庚的、幽默的官能,他造了一个有理智的人,而同时却迫他做这种可笑的姿势,而且使他盲目地追求这可笑的串演。甚至一个莫泊桑都觉得是屈辱的没落。世人轻蔑第间事,却又做它。

冷酷地、讥消地,她的奇异的妇人之心远引着,虽然她一动不动地躺着,但是她的本能却使她挺起腰子,想把那男子挤出去,想从他的丑恶的紧抱中,从他的怪诞的后臂的冲撞中逃了出来。这男子的身体是个愚蠢的、鲁莽的、不完备的东西,它的缺憾的笨拙,是有点令人讨厌的。人类如果是完完备地进化的话,这种串演,这种"官能;是定要被淘汰的。

当他很快地完了时,当他卧在她的身上,很静默的远引着,远引在一种奇异的,静息的境域里,很远地,无室她所不能及的天外时,她开始在心里哭起来,她觉得他象潮水似的退开,退开,留下她在那儿,象一块海岸上的小石。他舞退着,他的心正离开着她,他知道。

一股真正的哀伤袭据着她心,她痛哭起来。他并没有注意,也许甚至不知道。强烈的呜咽愈来愈厉害。摇撼着她,摇撼着他。

"暖"他说,"这一次是失败了,你没有来呢"

这样看来,他是知道的!她哭得更剧烈了。

"但是怎么啦?"他说,"有时是要这样的。"

"我……我不能你。"她哭着说,突然地,她觉得她的心碎了。

"您不能?那么,您不用就是!世上并没有法律强迫您。听其自然好了。"

他的手还是她的胸上;但是她却没有搂着他了。

他的话是不太能安慰她的。她高声地鸣咽起来。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他说,"甜的要,苦的也要,这一次是有点苦的。"

她哀痛地哭道:"但是我很想你,我却不能"那是可怕的!"

他半苦昧、半椰榆地笑了一笑。

"那并不可怕。"他说,"纵令您是那么觉得,您有使不可怕的东西成为可怕。不要管您我。您绝不能勉强的。一篮核桃之中,好的坏的都得要。"

他撒开了他的手,再也不触着她了。现在,她再也不被他触着了,她顽皮地觉得满足起来。她憎恨他的土话:这些"您","您","您的",假如他喜欢的话,他可以站了起来,毫不客气地直站在她面前,去如他那燕京饭店唐的粗棉布的裤子,毕竟蔑克里斯还知羞地背过脸去。这个人却是这样的自信,他甚至不人们会觉得他是鲁莽无教养的。

虽然,当他默默地舞了出来预备起身时,她恐怖地紧抱着他。

"不!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和我斗气!抱着我罢!紧紧地抱着我罢!"她盲目地,疯狂地,哺哺地说,也不知道自己说着什么,她用一种奇异的力量紧抱着他。她要从她自己的内在的暴怒中和反抗中逃了出来,这占据着她的内在的反抗力,是多么强呵!

他重新把她抱在他的两臂中,紧压着她。突然地,她在他的两臂中变成娇小了,这样地娇小而贴服了。完了,反抗力没有了,她开始在一种神妙的和平里溶解了。当她神妙地在他的两臂中溶解成娇小玲珑地时候,他对她的情欲也无限地膨胀了。他所有的血管里都好象为了这臂里的她,为了她的娇媚,为了她的勾人心魂的美,沸腾着一种剧烈的,却又柔的情欲。他的弃着纯粹的柔的情欲的手,奇妙地,令人晕眩地她,柔地,他抚摩着边腰间的软油的曲线,往下去,再往下去,在她柔软而暖的两股中间,移近着,再移近着,直到她身上最生罢的地方。她觉得他象是一火,但是柔的欲燕且她觉得自己是溶化在这火焰中了。她不能自禁了。她觉着他的xxxx带着一种静默的、令人惊奇的力量与果断,向他坚举着,她不能自禁地去就他。她颤战着降服了。她的一切都为他开展了。呵!假如他此刻不为她存,那是多么残酷的事,因为她是整个地为他开展着,整在地在祈求他的怜

那种强猛的,不容分说地向她的进入,是这样的奇异这样的可怕,使她重新颤战起来,也许他的来势要象利刃似的,一刀刺进她柔地开展着的肉里,那时她便要死了。她在一种骤然的、恐怖的忧苦中,紧紧地抱着她。但是,他的来势只是一种缓缓的、和平的进入,幽暗的、和平的进入,一种有力的、原始的、情的进入,这种情是和那创造世界时候的情一样的,于是恐怖的情绪在她的心里消退了。她的心安泰着,她毫无畏惧了。她让一切尽情地奔驰,她让她自己整个地尽情奔驰,投奔在那泛滥的波涛里。

她仿佛象个大海,满是些幽暗的波涛,上升着,膨胀着,膨胀成一个巨,于是慢慢地,整个的幽暗的她,都在动作起来,她成了一个默默地、蒙昧地、兴波作的海洋。在她的里面,在她的底下,慢慢分开,左右荡漾,悠悠地、一波一荡到远处去。不住地,在她的最生动的地方,那海底分开,在若荡漾,中央便是探海者在柔的深探着,愈探愈深,愈来愈触着她的底下;她愈深愈远地暴露着,她波涛越荡越汹涌地荡到什么岸边去,使她暴露着。无名者的深探,愈入愈近,她自己的波涛越荡越远地离开她,抛弃她,直至突然地,在一种柔的、颤战的痉挛中,她的整个生命的最美妙处被触着了,她自己知道被触着了,一切都完成了,她已经没有了,她已经没有了,好也不存在了,她出世了:一个妇人。

唉!太美了,太可了!在那波涛退落之中;她体会这一切的美而可了。现在她整个的身体,在深情地紧依着那不知名的男子,在盲目地依恋着那萎缩着的xxxx,它,经过了全力的、狂暴的冲刺后,现在柔软地、娇弱地、不自知地退缩着。当它,这神秘的锐敏的东西从她的肉里退了出来时,她不自学地叫了一声,一声迷失的呼喊,她试着把它放了回去。刚才是这样的佳妙!这样的使她欢快!

现在她才知道了那xxxx的小巧,和花蕊似的静躺,柔嫩,她不禁又惊奇地尖锐地叫了一声,她的妇人的心,这权威者的;柔嫩而惊奇地叫着。

"可极了!"她呻吟着说,"好极了!"

但是他却不说什么,静息地躺在她身上,只是柔地吻着她。她幸福地呻吟着,好象一个牺牲者,好象一个新生的东西。

现在,她的心里开始对他奇怪地惊异起来了。一个男子!这奇异的男的权威压在她身上!她的手还有点害怕地在他身上轻着,害怕他那曾经使她觉得有点厌恶的、格格不入的奇民蝗东西;一个男子。现在,她触着他,这是上帝的儿子们和人类的女儿们在一起的时候了,他多么美,他的皮肤多么纯洁!多么可,多么可,这样的强壮,却又纯洁而嫩弱!多么安静,这敏锐的身体!这权威者,这嫩弱的肉,多么绝对地安静!多美!多美!她的两手,在他的背上畏怯地向下着,直到那软的上。美妙!真是美妙!一种新知觉的骤然的小火焰,打她的身里穿过,怎么这同样的美,她以前竟只觉得厌恶?摸触着这暖生动的部的美妙,是不能言嗡的!这生命中的生命,这纯洁的美,是暖而又有力的。还有他那两间的丸的奇异的重量!多么神秘!多么奇异的神秘的重量,软软的,沉重的,可以拿来放在手上。这是根蒂,一切可的东西的根蒂,一切完备的美的原始的根蒂。

她紧依着他,神奇地惊叹起来,这种惊叹差不多可说是警畏恐怖的惊叹。他紧紧地抱着她,但是不说什么,他决不会说什么的。她假近着他,更加假近着他,为的是要亲近他那感官的奇异在他的绝对的、不可思议的安静中,她又觉得他那东西,那另一个权威者,重新慢慢地颤举起来,她的心在一种敬畏的情绪中溶化了。

这一次,他的进入她的身内,是十分柔的,美艳的,纯粹的地柔,纯粹地美艳,直至意识所不能捉摸。整个的她在颤战着。象生命之原液似的,无知而又生动,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她不复记忆那是怎样过去的,她只知道世上再也没有这样可的事情了。就只这一点儿,然后,她完全地静默着,完全地失掉意识,她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时间,他和她一样地静默着。和她一样地深陷在无底的沉寂中,关于这一切,他们是永不会开口的。

当她的意识开始醒转的时候。她紧依在他的胸前,哺哺地说:"我的!我的!"而他则沉默地紧抱着她,她蜷伏在他的至善至美的胸膛上。

但是他依旧是在那无底的静默中,他奇异地,安静地,把她象花似的抱着。

"你在那儿?"她低声说,"你在那儿?说话罢!对我说说话吧!"

柔地吻着她,喃喃地说:"是的,我的小人儿!"

但是她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她不知道他在那儿,他的那种沉默,使她觉得似乎是失落了。

"你我,是不是?"她喃喃地说。

"是的,您知道!"他说。

"但是告诉我你我吧!"她恳求道。

"是的!是的!您不觉得么?"他模糊地但是柔地、确信地说。她愈紧地、愈紧地依着他。他在恋之中比她安泰得多了,她却需要他再使她确信。

"你真的我吧!"她固执地细声说。他的两手柔地着她,好象着一朵花似的,没有情欲的颤战,但是很微妙,很亲切的。她呢,却依旧好象恐怕情要消遁似的。

"告诉我,你我吧"她恳求说。

"是的!"他心不在焉地说。她觉得他的问话,使他远离着她了。

"我们得起来了吧?"他最后说。

"不!"她说。

但是她觉得他分心了,正在听着外边的动静。

"差不多天黑了。"他说。从他的声音里,她听出了世事是不容人的,她吻着他,心里带着一个妇人在放弃她的欢乐时的悲伤。

他站了起来,把灯火转大了,然后,很快地把衣裤重新穿上。他站着,一边束紧着他的裤子。一边用两只乌黑的大眼睛俯望着她。他那带几分红热的脸孔,乱蓬蓬的头发,在那朦胧的灯光下,显得奇异地暖、安静而美妙,美妙到她永不会告诉他怎样的美,她想去紧依着他,楼抱着他,因为他的美,有着一种暖的、半睡眠的幽逮,那使她想呼喊起来,把他紧捉着,把他占据着。但是她是绝不会把他占据的,所以她静卧在毡子上,露着她柔地弯曲着的腰股。他呢,他一点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他觉得她是美妙的,尤其是他可以进去的那软的、神奇的东西,是比一切都更美妙的。

"我您,因为我可以进您的身里去。"他说。

"你喜欢我么?"她心跳着说。

"我既可以进您的身里去,一切便都行了。我您,因为您为我开展着。我您。因为我可以这样进您的身里去。

他俯着身上她的柔软的腰窝里吻着,用他的面颊在那儿摩察着,然后用毡子把她盖上了。

"你永不丢弃我吧?"她说。

"别问这种事。"他说。

"但是你相信我你吧?"她说。

"此刻您在我,热到您以前所意想不到的程度,但是一旦您细想起来的时候,谁知道要怎样呢!"

"不,不要说这种话,……你并不真正以为我利用你吧,是不是?"

"怎么?"

"为了生孩子……"

"我们今日,无论谁都可以生无论怎样的孩子。"他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束紧着他的脚绊。

"呀,不!"她叫道,"你不是真的这样想吧?"

"晤,"他望着她说,"我们刚才所做的,便是最重要的了。"

她静卧着,他慢慢地把门打开了。天是暗蓝色的,天脚是晶莹的蓝玉石色,他出去把母鸡关好了,轻轻地对狗儿说着话。她呢,她躺在那儿,惊异着生命与万物之不可思议。

当他回来时,她依旧躺在那儿,娇是象一个流的波希米亚妇人,他在她旁边的一张小凳上坐下。

"在您没有走以前,哪一天晚上您得到村舍里来,好不好?"他举着眉头望着她说,两手垂在膝间。

"好不好?"她模仿着土话打趣说。他微笑着。"是的,好不好?"他重说道。

"是的"她模仿着他。

"和我同睡一宵。"他说,"您定得来,您哪天来?"

"我哪天来?"她用着他的土话问道。

"不,您学得不象,究竟您哪天来?"

"也许礼拜天。"

"礼拜天,好的!"

他嘲笑着她说:

"不,您学得不象。"

"为什么不象?"她说。

他笑着。她模仿的土话真是有点令人捧腹的。

"来罢,您得走了!"他说。

"我得走了么。"她说。

她身体向前倾着,他轻着她的脸。

"您真是个好-孔-(Cunt),您是这在地上剩下的最好的小-孔-儿。当您喜欢的时候,当您愿意的时候!"

"什么是-孔"-她问道。

"怎么,您不知道什么是-孔-!那是您下面的那个;那是我进您里面时我所得的那个;也是我进您里面时您所得的那个"

"那么,-孔-是象合了?"

"不。不!合只是做的事情,禽兽也能合,但是,-孔-却是强得多了。那是您自己,明白不,您是异于禽类的,可不是?……甚至当您在全听时候-孔-!嗳,那是使您美丽的东西,小人儿;"

他的两只幽星的、柔的、不用言语形容地暖地、令人不能忍的美丽的眼睛望着她。她站了起来,在他这两眼间吻着。

"是么?"她说,"那么你我么?"

他吻了吻她,没有回答。

"现在您得回去了。"他说。

他的手儿,抚摩着她身上的曲线,稳定而不含欲望,但是又柔,又熟落。

当她在昏邑里跑着回家去时,世界好象是个梦,园里的树木,好象下碇的舟帆,膨胀着,高涌着。到大厦去的斜坡,也充溢着生命。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