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风光在险峰

看过老电影《智取华山》的朋友们,无不为华山的险峻所惊服。你看那拔地而起的孤峰,傲然兀立在天地之间。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顺着陡峭的山势扶摇直上,逐渐消失在大山深处,像是没有尽头,不禁让人望而却步。而华山更以千尺幢,苍龙岭,长空栈道的奇险为险中之最,因此自古以来华山就被誉为“天下第一险山”。

“明天是坐索道,还是徒步登山?”在华山脚下的宾馆里,我和爸爸正在商讨明天的上山计划。“哪个有意思?”我掩饰不住兴奋的心情。“当然是徒步了!”爸爸说。“那就不坐索道呗!”我边往背包里装吃的边说。“徒步爬山你可要听爸爸的话,注意安全,还要不怕累哟!”爸爸说这话时表情还挺严肃。“哎!”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直乐。因为这次华山之行,是我和爸爸瞒着妈妈偷跑出来的,回家老爸肯定挨批。(嘿嘿嘿!偷乐。)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饱餐“战饭”后就直奔华山。来到华山山门——玉泉院。抬头仰望,远处的华山诸峰犹如朵朵盛开的莲花,又像是溶洞中的棵棵竹笋,又如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宝剑直插云霄。“华山!我来啦!”我站在山门前大喊。爸爸说“这就开始啦!走!宝贝儿,上山!”

入山门,登石阶,华山美丽的景象纷纷映入你的眼帘:苍松翠柏屹立在山峰各处,山顶上、陡崖边,都有它们挺秀的身影。山中的一条小涧顺山势而下,在响水石边发出音乐般的灵响。绿树掩映间,脚下的山路随着山形的变化,逶迤而上,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真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呀!我和爸爸相视一笑,继续前行。

山风吹送,松涛声声,竹影摇曳,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是人们惧怕华山的险峻,还是路途的遥远,山路上少见登山者,只有几个挑山的脚夫,时不时出现在路边歇脚。不觉间已到了回心石,看着这愈加陡立的山峰,据说许多人走到此处就扭头返回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怎么样啊?”爸爸故意逗我。“别小瞧人!”我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和爸爸继续顺着山势拾阶而上。这时太阳已然升起,阳光下的西峰就如一把雪亮的开山巨斧,把湛蓝的天空一劈为二。这也许就是那把“沉香救母”所用的劈山斧变化而来的吧!

越往上行,石阶越陡。转过一道山崖,只见一条犹如天梯般的小道立于眼前,垂直高耸,仿佛能抵达云端。“千尺幢!”爸爸喘了一口气说。“哇噻!好陡啊!还这么高!”我看着千尺幢不由得惊呼。“怕啦?”爸爸问,“谁呀?!这算什么!”强烈的自尊心让我口不应心。爸爸也不揭穿,鼓励我说:“就是,我的女儿会怕?!戴好手套,系紧鞋带儿。你在前面,我在后面给你保驾!上!”嘿,这回可真是“爬”山了,我手脚并用,一手抓紧崖边的锁链,一手攀着高处的棱角,两脚紧蹬着石阶,身体贴近崖壁,用力上爬去。“不要向下看!”爸爸在后面喊道。不喊还好,这一喊我还不由自主地从腿缝中往下瞄了一眼,“我的妈妈呀!”一阵眩晕,腿一哆嗦,我赶紧趴在崖壁上。“怎么不听话?!向上看。”爸爸发火了。这回我老实了,不再向下看,鼓劲儿往上爬,一口气钻出了千尺幢。

终于过来了,我坐在百尺峡下喘着粗气。“这是第一关。”爸爸说。“啊?!还有……”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还是不行了吧!”爸爸用激将法。“你行我也行!”我是打不烂的铁嘴。

出百尺峡,走仙人桥,翻过“老君犁沟”,登上了北峰。

爸爸说的对,千尺幢真只是第一关。只见不远处的苍龙岭似一条巨龙斜卧在山间,岭脊上的台阶宽不过一米,岭两侧俱是悬崖绝壁,光滑的石壁上连草木都难以生长,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白光。等我看完苍龙岭的介绍,晕呐!原来相传唐代的大文学家韩愈,当年由此下山时,吓得是心惊肉跳,以为难以生还,就提笔写下遗书投到山下,后来还是华阴知县派人才将韩愈抬下来。“韩愈文章写得好,胆子未必大。勇敢些,那么多人不都过去了嘛!”耳边响起爸爸的鼓励。“就是,文章比不过韩愈,我胆子还比不过他?!”心里升起傻乎乎的想法。登上狭窄光滑的台阶,两边的山风在耳边乎乎的刮过,深不见底的悬崖就在脚下,的确让人不寒而栗。但战胜古人的想法让我鼓足了勇气,向上攀登。

登西峰,走东峰,上中峰,临南峰。靠着爸爸的鼓励和勇气,我终于一览华山的俊美景色。华山的五峰真可谓是集天下奇险,只有勇敢者才能征服它。

我要做一个勇敢者,要勇于攀登任何险山峻岭。我想我一定会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征服更多的“高山”。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