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来温暖是新妈

记得那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妈妈手里拿两个包裹,眼里噙着泪,怜惜得看着我,当她突然扭转脸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号啕大哭起来。透过婆娑的泪眼,我看到了爸爸那无奈和麻木的神情。

从那时起,爸爸的病一天天加重了。也从那时起,我开始一天天更懂事了。

随着妈妈的离去,我渐渐地淡忘了那温暖的母爱

在与爸爸生活的两人世界里,我慢慢学会了做饭、洗衣服,慢慢学会了独立,也慢慢学会了坚强。


又是一天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回家。刚走进家门,顿时觉得眼睛一亮,原本凌乱不堪的家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当我纳闷着走进父亲房间的时候,我怔住了。没想到妈妈竟然回来了,正坐在床头给父亲喂药呢。好久没见到妈妈了,感觉有点陌生。我满心欢喜。这时,她转过身来,啊?她竟然不是我的妈妈!我失望极了。又恼又恨地离开了屋子。

等我再次回家,天已经黑了。

屋里亮着灯,厨房间里原先的那些油腻的污垢不见了。擦得干净的桌上,盛着两个菜,一个汤。其中一个菜是我特别喜爱吃的红烧肉。

可能是听到了我进屋的声音,那位阿姨走了出来,看到了我,她似乎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陌生,“小异,来,吃饭吧!”

饿得饥肠辘辘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下子扒了两碗米饭,半碗红烧肉。毕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吃到过这样香的红烧肉了。

吃过晚饭,我一声不吭地回到房间,写起作业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我吃了一惊。我知道,不会是爸爸。我开了门,只见她手里捧着我的刚换洗过的衣裤等。她朝我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去了。

不知为什么,这一笑,消除了我先前对她的敌意;这一笑,让我在心底涌动起一阵暖流。


于是从那以后,因为学习繁忙,我就索性不客气了,洗衣服、做饭之类的活全由这位阿姨包揽了。

后来,我从爸爸艰难的说话过程里得知,这个来自邻村的阿姨名叫林巧。虽然个子不算高,但她人就像它她名字一样美。我就觉得奇怪,林阿姨为啥到我家来照顾我们父子俩,她到底图个啥。

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那个和爸爸关系密切的叔叔,谜团被我揭开了。因为和爸爸曾经是同学,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爸爸和阿姨彼此都有好感。可是阿姨的父母嫌爸爸穷,结果硬是父母之命,把阿姨嫁给了他们村庄里的一位个体户。后来那个体户成了大老板,家外有家了。林阿姨义无反顾和那个体户分开了。最终她选择来到一贫如洗的我家。

我深深地感动了。爸爸穷,林阿姨没有嫌弃爸爸;爸爸卧病在床,林阿姨仍然没有嫌弃爸爸。


那一天夜晚,我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把那床宽大的棉被从地上拽回盖在我身上。透过棉被里那太阳照晒过的气息,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

我再也忍不住喊了出来:“妈妈!”

月光里,我蓦然看到了似乎是一尊雕像凝固在那里,而又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

相关评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