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作文600字

【第1篇】

【老家的年味】

写下这篇文章时已是正月初六,在一定意义上这个春节已经过去了。今年我们回安庆老家过年,爸爸妈妈说老家年味足,以前我年龄小,现在已经成长的我该明白一些事儿了,所以过年我的任务就是寻找年味并记录下来。过年是我最期盼的事,因为我的生日在正月初三,除此之外的事我认为很平常,因为每年都是如此重复,那今年的年味该如何寻找呢?

除夕当天才吃过午饭,爸爸就和大伯张罗着贴对联,老家房子多,院子、大门贴大对联,其他门贴小对联和福字,贴对联有讲究,一要将门板清理干净,二要将胶水涂抹均匀,三要上下左右严格对称。贴好后大伯还要高声朗读一遍,我跟在后面递对联、校正位置,忙得不亦乐乎,关键还有我写的对联、合体字呢,原来贴对联就是年味儿。

大年三十晚上,吃完年夜饭,我随姐姐等一行人依次到村子里给每家拜年,提着喜庆的小灯笼,每次进门时先高声喊新年好,家家户户都为我们准备了好吃的糕点、糖果等,每家在自家大门口燃放大礼花和鞭炮。哦,原来到每家拜年就是年味儿。

新年了,特别是正月初一要穿新衣服,妈妈早在年前就在合百给我买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妈妈还给爷爷奶奶、爸爸都买了衣服,初一每个人都换上了新衣服,辞旧迎新从衣服开始,村子里每个人都穿得好看,你夸我好看,我夸你穿得漂亮,我笑得合不拢嘴。原来,过年穿新衣服就是年味儿。

正月初一开始,爸爸说家门口的几位亲戚家轮流请吃饭,每家摆上两桌,吃饭时都去,我一看老老少少的共有20多人,吃饭前都去帮忙,我们小孩在一起玩,到吃饭时大人一桌,小孩一桌,大家相互敬酒、说祝福的话,我也跟着敬饮料,祝老人们身体健康,祝大人们万事如意,祝孩子们健康成长。等轮到我们和大伯家请吃饭时,妈妈带我上街买了好多菜,大妈妈把家里好吃的都搬上了桌子,大家吃得好高兴,还有好吃的锅巴汤呢,我想,请吃饭就是年味儿。

初三是我的生日,早上刚醒来爸爸就亲了我一口,妈妈送给我一个大红包祝我生日快乐,等我下楼到客厅时,爷爷奶奶等人都祝我生日快乐,大伯大妈妈准备了大蛋糕,我戴上生日帽、许愿、吹蜡烛、切蛋糕,连家里的微信群都发来了许多祝福,我还抢了许多红包,当然最后我发了一个大红包给大家,感谢大家对我的祝福,发红包、抢红包,这也是年味儿。

我想,年味其实不用刻意地去寻找,在乡村、城市过年都是一片热闹的景象,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年味儿很好找呀,原来,年味儿就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我喜欢这浓浓的年味儿!

市杨家山小学校园小记者 李子琦

【第2篇】

家乡的春节】

腊月二十九,我和爸爸妈妈赶往妈妈的故乡———美丽的小镇荻港,和外公外婆一起过春节。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秋天开满芦荻花的港口小镇。镇上多是留守老人和孩子,平常的日子显得非常冷清。也许是因为在外婆的保护下,我可以放肆一些,所以这是个令我非常向往的地方。

大年三十是春节最忙碌、最让人兴奋的一天。一早我就爬出了温暖被窝。吃完早饭,我和爸爸开始贴春联、窗花,妈妈帮外公外婆准备年夜饭。我们各忙各的,可热闹了。带有小狗图案的窗花贴好了,整个屋子立刻温暖起来,年味渐渐浓了,再加上一阵阵不同的菜肴散发出的香味,不时勾起我肚子里的馋虫,我都等不及了!

年夜饭之前必须祭祖,一是为了表达对祖先长辈们的尊敬,二是祈盼祖先的保佑我们来年交好运。祭祖完毕。终于可以吃年夜饭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一双眼睛、一双手根本不够用,感觉口水都要流了出来。我举起手中的饮料,祝福外公外婆健康长寿、永远快乐。大人们谈论着一年的工作和来年的愿望,我当然不能亏待我的胃了。屋外此起彼伏的爆竹声,让过年的气氛更浓了。长辈们发压岁红包时,是最让我兴奋的,他们总是一边拍着我的头叮嘱着,一边把红包放在我手心里。至于说什么,都记不得了,只想着快点拿到红包,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总是把红包藏在枕头下,可是每次都在妈妈的保管下“不翼而飞”。

大年初一去舅舅家拜年,原本宁静的街道,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喇叭里响着贺新年的曲子,家家户户门口停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小汽车,有合肥的、南京的、苏州的……三五成群的孩子追逐打闹,进出商店的客人也络绎不绝。这就是春节的魅力,能把远在天涯海角的亲人送到你的身边。春节带给人们团圆、祝福和希望。我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市爱国小学校园小记者 杨诺

【第3篇】

【我家的年味】

腊月二十八,我和妈妈坐火车来到上海。因为今年我们要到姑姑家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

来到上海,我发现这儿不愧为国际化大都市,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繁华的外滩,高耸入云的东方明珠,还有一座座高楼大厦,让人目不暇接,大街小巷到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我们坐了很长时间的地铁来到姑姑家,姑姑和姑父热情地招待了我们。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正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美梦,就被外面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我飞快地穿好衣服,起床一看,原来是妈妈和姑姑正在准备年夜饭的食材。妈妈在剁肉,姑姑在做肉圆和蛋饺。姑姑告诉我,在上海人的年夜饭桌上,肉圆和蛋饺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肉圆象征着团团圆圆,蛋饺寓意着招财进宝。姑姑还说,上海人的年夜饭桌上每一道菜都会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比如:弯弯的黄豆芽,形状像如意,所以取名“吉祥如意”,红烧肉叫“鸿运当头”,桌上必须有鱼,因为年年有余(鱼)嘛!还有热气腾腾的火锅象征着未来越来越兴旺。当然还少不了上海人最爱吃的八宝饭,甜甜的、糯糯的,寓意着生活越来越甜蜜。我听得目瞪口呆,原来年夜饭还有这么多讲究呀!我正看得眼花缭乱时,姑父和哥哥喊我过去帮忙。我连忙跑过去,看见姑父手上拿着一堆对联、窗花和年画。我和哥哥拿着胶布各自在窗户和门上贴上漂亮的窗花和红红的福字。

大家忙碌了一天,终于开始吃年夜饭了。妈妈和姑姑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有糖醋排骨,清蒸鳜鱼、红烧羊肉、卤牛肉、肉圆蛋饺汤……看得我直流口水。等大家都坐好后,我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排骨放进嘴里,又甜又香又烫,我不得不一边吹一边嚼。看着我像个馋猫似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饭桌上,大家都互相敬着酒或饮料,推杯换盏,说着祝福的话,好不热闹。我也站起来,祝爷爷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奶奶笑眯眯地递给我一个大红包,我推辞不要。可奶奶说,这是压岁钱,可以保平安,必须得要,我便开心地伸手接了过来。心里却在盘算着有了这个红包,开学后就可以买很多想看的书了。

晚饭过后,全家围坐在电视机旁,一边聊天吃瓜子,一边观看春节联欢晚会。笑声、歌声、谈话声编织成一首美妙的音乐。此刻,在我的眼里,年的味道,是幸福的,是快乐的,更是甜蜜的!

【第4篇】

乡村里基本上都是些老人,每到过年在外的游子都会从四面八方赶回家团圆,因此便特别看重过年。每当到了春节前,那种年味的气氛便氤氲在空气中,让人情不自禁的被感染,被带动,去欢庆,去享受。

我也不例外。

到家时已是年三十,这时的年味已是非常浓郁。从早上开始,鞭炮声就响过不停。除了那炮仗,就是拿在手上,一扔地上就炸开的甩炮。而这第二种炮就是我们的“专利”了。拿一盒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扫荡”,往墙上,地上,窗户上,田野里,甚至往天上扔,往路人的脚边扔,只要听见了这一声巨响便是高兴的了。一切随心,随意的发泄,最后掉在哪里也无须理会。我们的乐趣就在于听见这一声“嘭”,看见这短暂弥漫的硝烟。

在外野了一天,回到家中自然是极饿的了。而这时,一年中最丰盛且隆重的一大桌美味佳肴更是让人食指大动,食欲大开。好不容易熬到年夜饭,只见桌上,许多双筷子从四面八方向一盘盘精心准备的美食挺进。人们豪迈地喝着酒或饮料,大块的吃肉,不停地碰杯,说着新年祝福和对来年的愿望。酒酣耳热之际,也不忘谈论起闲聊时的话题,谁家怎样,哪家干嘛,张三李四,海阔天空无所不谈,有时说着说着还会哄堂大笑,幸福,快乐和美满像一朵朵花儿一样洋溢在人们脸上。星光和灯光的交相辉映下,一家家充满喜悦和欢笑。啊,多么希望,时间能定格在这一刻!

酒足饭饱后,自然是观赏春晚。结束已是十二点,可人们并没有入睡,而是更加兴奋地燃放烟花炮竹。拉开窗帘,烟花似锦,一簇接一簇,一团又一团,尽情在夜幕下盛开,绽放,美妙无比,甚至有时,百花齐放,刹那间夜空被照亮,夜色被划破。

而这一切,都富含了浓浓年味,富含人们对旧年的告别,以及对来年的期望。

【第5篇】

梅花儿盛开,又是一年春节到,全家团圆真热闹!

我问妈妈:“妈妈,你觉得什么最有年味?是全家人一起吃年夜饭、还是陪我一起玩、还是放假能休息?”妈妈说:“都不是,我觉得最有年味的是记忆中小时候的味道:是一碗浸着一块盐水鸭肉的年糕菜泡饭的味道!这可不是一碗普通的菜泡饭哦,妈妈继续说着。每到年底,家家户户都会拿着米去村里做年糕,年糕是由两个强壮的叔叔用木头“嘿呦嘿呦”地打出来的,所以特别糯!年糕刚做好了,总有孩子会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抓一把吃吃,那味道咸香糯,真是好吃!鸭子也是自己家养的,快过年那几天外婆会挑个晴朗的日子把它杀了,煮熟后放入冷好的盐水汤里;盐水汤是外婆自己调制的:水开后加入黄酒、盐、糖和桂皮!鸭子在这样的盐水里浸上几天就有了鲜香味了!青菜呢也是自己家种的,到了要烧的时候才去地上割几株来!年糕、青菜、一碗剩饭和一块盐水鸭,咸香糯鲜,四种味道合在一起再打造了一碗无与伦比的泡饭!”妈妈饶有兴趣地说这,听着似乎我也感受到了那时热闹的年味!

今年,在妈妈再三央求下,外婆做了盐水鸭!年初二的早餐,外婆给我做了一碗年糕菜泡饭,里面加了一块大大的盐水鸭肉!我一尝,果然又香又糯又鲜,的确很美味……

今年春节我不仅吃到了盐水鸭菜泡饭,感受了妈妈小时候的年味,还在除夕夜,感受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甜蜜、品尝妈妈为我们做的一大桌好吃的;搭了妈妈送我的大型乐高航母;和妈妈还有涛涛哥哥一家去了南京,游览了秦淮河上的灯会;和班级小朋友一起寻找了萧山的美、还看了好多好多的书……真不知道多年后,它们哪个会成为我记忆中的年味呢?我期待着……

相关评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