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雨景

五月,夏意尚浅。窗外篱下蝈蝈那若有所思的聒噪声仅仅叫人浅尝辄止罢了。初夏虽不似盛夏般繁花似锦,却也别有番明艳的韵味,沁人心脾。

今日与以往不同,气压骤降,风亦流转无力。许久以来,我也好像受到气候的感染,因而徒增些烦闷。闷热的气氛中飘忽着众多黏腻的使人躁动不安的分子。心中有种说不出也道不尽的压抑。
转眼间乌云密布,而虫豸依旧不知趣的闹着,亦或是它也强烈渴求着甘露,欲将这沉淀着的燥热畅快地浇灭吧。依我看,这天倒不像什么闲云甘露,想必势头猛烈。一会儿,云聚得愈发紧了,突然一声霹雳传来,瞬间的白刃怕是要把天的布幔撕裂。纷乱的思绪好像要在这一刻爆发,张扬的露出狰狞的脸。雷声轰动,云层中似有几千大汉同时擂鼓,撼动人心,好不激越!从这电光中迸出几片水气,机灵的窜出几点湿润的苗头“嘀嗒、嘀嗒”,嬉笑着跳起了节奏感十足的踢踏舞。它全然不顾雨前的繁杂,忘我的舞着,炫耀着生命的张力。而这,似乎并不像我想象的苦雨孤灯那般无趣。

初夏的雨点,落得决不敷衍,雨势反倒加剧了。半晌似如豆大,密集的砸在窗边,诉说着无言的愿。雨滴交替着,渐渐在玻璃上放大,直至失去了光彩。我默默地瞧着,只觉得这雨儿竟淡淡的融于心底,微微的感怀于心间,好似心也随他们的交替、离去而伤感着。少时,雨像支支温柔的箭,射向乡野、林间、山谷,渐欲动人心魄。那雨,恰如绕指般绵柔,不禁使人心绪归于平息。忽而雨丝倏地拉长,在窗外绿影的映衬下宛如道道抹不干的泪滴,哭得愈发纵情。雨丝流淌的那般动情,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急急地拍打着嫩的芭蕉叶,顺着宽厚的叶片,寻觅着湛绿的生机。雨幕透过窗帘隐隐的漫过些许清光,在棱角分明的枝杈间流转着。

启扉,感受雨丝,雾一般拂着面。那迂回着的清凉,便成为夏日梦中的淅沥。这股清凉漫入心底,竟将往日的烦闷驱逐散尽。烦躁便随之游戏去了。或许是玩性过半,雨也变得收敛。每一滴水珠都是活的精灵,透过雨幕,天空褪成透明,使人摆脱了枷锁。初夏的雨来得快,去得急,留下遍地的足迹,等待他日再寻。

初夏的雨走了,也留下了些天生的期待。光浅夏,雨过天晴。还未散开的云气中传来一声鸟啼,不知何处?不觉,已凭窗站了许久,我又不禁回味初夏的雨带给我的滋味:甜的?说罢,还带着初夏的青涩。那奇妙的滋味让我不敢妄下结论。

待我猜猜那婉转之鸣唤的是什么?噫!定是那定是那雨中画一般缠绵的初夏光景!

指导老师评语:

本文笔触清新,围绕初夏雨景展开细致描绘,一幅雨中画般缠绵的初夏光景图尽现读者眼前。作者以雨景衬“我”心,将其心境的起伏变化表现得淋漓尽致;文末一声鸟啼给人以无限遐思,情景交融,宛若天成!(罗伟)

相关评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