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手的句子片段

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手掌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他的手跟铁耙一样,什么棘针都刺不破它!

朋友边唱着儿歌,边拍着手,那一双双白白嫩嫩的纤柔的小手......

他的手,有小蒲扇那么大,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过来了,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儿像树皮。

那双手显然不如已往那么灵活有力了,但它依然那么宽,那么厚。握着那双手,感觉那么温暖,那么亲切。

妈妈的手,春天般温暖,夏天般热烈,秋天般丰硕,冬天般纯洁。

他的右手厚实、宽大,很自然地伸到衣襟下面,汗津津的手掌轻轻地握着腰间的小手枪。

奶奶的手像锉一样,她用力地为我洗头。

一个小男孩,脸蛋白白的。 白嫩的,胖乎乎的小手搂着爸爸的脖子。

小姑娘手指细细长长的,像雨后新出的笋芽尖儿。

那姑娘的小手,白白的,嫩嫩的,就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

她满面春风地与我打招呼,同时,把一双玉笋般的嫩手伸了过来。

嫂嫂那两只手美丽得少见,丰润白皙,手指修长纤细,指甲放着青光,甲尖柔圆面带光泽。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啊,十只手揣又细又长,又白又嫩,像刚出土的芦笋儿光滑而又柔软。

一双粗壮的大手长得像蟹钳一样有力。

这双手十指粗壮,就是千斤石担也能举过头。

他那两只铁钳似的巨手,一把捏住了你,你休想挣脱。

这两只手,拳心老茧铜钱一样厚,坚实而有力!

握着他那钢筋铁骨一般坚实的手,使人精神振奋。

老孙天天与钢铁打交道,那长满老茧的手也变得跟铁板差不多了。

你来看看外公的这双手吧:手背,黑褐色,像岩石;手指,又粗又壮,如圆钢;手掌,老茧有五分硬币那样厚。

他的手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

她能感受到爷爷那粗糙的手如龟裂的树皮,温暖厚实。

父亲的手格外粗糙,像长满了刺,谁一碰上,就好像会被扎出血似的。

她的一双手很大,骨节突出,颜色发灰,手掌口全是茧子了,看上去像满是锈斑的铁耙。

这双手简直是弯弯曲曲的葡萄枝,又像长满结疤的老树根。瞧,手背上青盘突暴,关节粗大,手掌上的纹路像刀刻的一般。

这两只手大得像蒲扇,一巴掌能扇出风来。

他的那只大手,手根很厚很厚,手指很粗很粗,尤其是那大拇指,简直像只鹅头。

纺织女工灵巧的小手在纱锭间翻动,像春燕在白云中飞舞。

这孩子小手白嫩纤细,毛笔在手,挥洒自如,笔下字字清秀。

这双小手,手指细细,能绣能缝,缝制的衣服贴身,绣出的小鸟会飞。

老人那双手瘦得像两只晒干的鸡爪。

他的手瘦得可怕,肉好像给啃光了似的。

老奶奶的双手皱纹是那么多,那么深,如同后山坳里挖出来的老树根。

爷爷手背的表应像烤焦了似的,贴在枯干的骨胳上,如同晒干了的鱼片。

胖大妈的手丰满得像海豹的鳍脚,肥胖得像刚出笼的包子。

王二婶的手背像充足了气的皮球,手指的一个个关节陷在肉里。那只手简直是摊了开来拳不扰。

这老人的手掌布满厚厚的茧壳,像老桦树皮似的粗硬。

他的手掌是四方的,指头粗而短,而且每只手指都伸不直,里面都是茧皮,整个看来真像用树皮做成的小耙子。

一双分外大的手黑漆漆的,裂了很多小口。

他的手因受冻而裂开,像一块暴了皮的黑面包。

数九寒天,滴水成冰。她那双给人洗衣服的手,一条条龟裂,裂口处贴满横一条、竖一条的橡皮膏。

双手冻得像胡萝卜似的。

她的手又红又肿,像发酵的馒头,如去皮的牛肉。

双手肿得很厚,血红血红的,手背上裂着像刀割似的口子。

青色的血管,像条条蚯蚓,爬满了手背。

老人手背上爬满了曲张的血管,像一场大水冲刷后露出地面的老树根。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