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真的很残酷

雨,飘过2017的冬天,阳光,洒在2017的春天,时间已一去不再复返了,我不在是一个可以任性的孩子了。

吃过晚饭后,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离开了餐桌,坐到了电脑面前,开始写作业了。母亲仍然坐在餐桌上,突然停下了手中正在夹着菜的筷子,说:“你认不认识这个人?”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母亲这么惊讶。她拿着手机走到我的身边,打开了与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点击打开了一张照片,我接过手机,只看见了一个和我年纪相符的女孩穿着红色衣服出现在照片里头,戴着衣服黑色眼眶的眼镜,满脸带着笑容。看背景是在医院的病房。母亲问我,这个人我认不认识,我答道:“认识啊,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我刚想说:“她还是我在小学里最好的朋友。”“她是哪里人?”母亲同情的问,“安徽的,体育考试满分随便拿拿的。”“1米72的身高,身材很苗条的,可惜,她得了骨癌。”我的心“砰咚”一下,彻底得碎了,母亲接着说:“要截肢。”心里感到无比的委屈,泪水不知不觉的涌了出来,我用衣袖轻轻地拭去了泪水,借着上厕所的借口,在厕所里伤心了好久。我抚平了心情,继续完成了作业。

回到房间,关上房间门,坐在窗旁,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回忆起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中午一起跟一群猴孩子们抢饭吃,为了攒钱买纪念品送给彼此,我节省了一个月的零花钱,而她呢,则是帮父母打扫了一个月的家务。我们一起躲在一个暗暗的角落里,讲彼此的秘密,为了不让彼此的秘密泄露,我俩一起许下了承诺:永结同心。

还记得有一次,我过生日,她为了送我生日礼物,让我与她相见。结果,我没答应。我害怕,我害怕我见到的她不再是以前有什么秘密都会跟我一起分享的她,现在的她不再是以前哪怕天塌下来,依然不害怕的她。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那个星期五,我在班里受尽了各种委屈,想要找个人倾诉,可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倾诉的。回到家,打开了电脑,只听“叮咚”一声,看了眼电脑屏幕,原来是她给我发消息了,于是我坐到了电脑面前,鼓足了勇气,答应与她见面了。

见到了她,她还像以前一样,没有一点改变。我俩聊了会学习,从中发现我俩的弱项与强项完全可以互补。她还跟我说她在过去的两年里发生的一切。绕着学校操场,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走了三圈,她说:“我们过去坐会吧,我腿很痛,不能走很多路的。”我问她,她的腿怎么了,她说就是为了参加市运动会,训练的太久了吧。其实,从那个时候,癌细胞就已经在她的体内无法无天了。我们两都说自己的梦想,交谈了为梦想而奋斗的计划。

春节时,我刷动态无意间看到了她发的说说:“没想到第一次来杭州是在这种情况下。”然后看了下面,“化疗,头发掉光光来了。”我问她,法生了什么,她说:“骨头上长了个肿瘤,是恶性的。”“不是癌症吧?”担心的问,“不是,动手术把它取出来就好了。”我收起了自己的心,过了一星期,她问我中午有没有好好在学校里吃饭,我迅速的将话题转移,或许她已经知道答案了。我问她病治的怎么样了,她为了不让我太过于担心,随便说了几句把我敷衍了。我还就这样被她敷衍了。

没想到,那或许是我们两个的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的见面,却没能对彼此说句“‘我离不开你,永不再见。”真是此生的最大遗憾。

在体育课上,其他人都在练习自己报考的项目,看着他们分秒必争,而我,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某个角落,看着男生跑来跑去的抢球得分,我难以想象如果我失去了双腿,不能行走,不能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能每天坐在轮椅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更别说干自己想要干的事情,突然觉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了。

经过一节体育课,我想清楚了,同时我也想明白了,与其我有时间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与时间赛跑。虽然她以后不可能穿上白大褂,不可能站在手术台上,不可能握起手术刀,但我可以放弃自己的梦想,努力拼搏,奋发向上,帮她完成她的梦想,让她为我感到骄傲。至今,我不敢跟她说一句“以后你的路,我帮你走;你要的生活,我给你;以后,我赚钱养活你。”是因为我害怕我跟她说完之后,我将会永远的失去她,让我还没有完全痊愈的伤疤因失去她而在次受伤。我之所以没有她那样乐观地面对生活,或许是因为害怕自己将会用远的失去她。

也许吧,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命运,上天给我们了一条生命,同时上天也和我、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我俩说好的永不分离,可是因为上天的一个玩笑,就这样或深深地把我和她分开了。现实,没有说的像童话故事里那样的美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是很惨忍,剥夺了一条生命,让两个答应彼此将会永远在一起的人,而一个人抛下了另一个人离开了。现实,虽然很残酷,但我为了她,为了自己,我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