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家傲扩写500字

萧瑟秋风,大雁南飞,鼓角齐鸣。我——范仲淹,站在这边境险要之地、立于这瑟瑟秋风之中怅望,怅望着一去不复返的大雁如电、如线地离开衡阳。它们是那么坚定地离去,丝毫不留恋这个沙尘满天飞的地方。茫茫沙漠,苍苍戈壁。四面传来带有边地特色的声响,夹杂着角声,声声揪心,宛如那离弦之箭擦心而过。眺望远处,群山连绵,像是一道道屏障。在这重峦叠嶂中,一道残烟若隐若现。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笼罩着一座城门早闭的孤城。这是一幅肃杀的画面,让人不由得心中一紧。

就要打仗了。我要建功立业,要保家卫国;我要抛头颅、洒热血。我举起酒杯,想要与战友们互相勉励,可一想到要远离故土,而凯旋之日又遥遥无期,不禁悄悄流下浑浊的泪。酒泪相融,一面思念家乡,一面没有建立破敌的大功无法回乡。我叹了口气,猛地将酒一饮而尽。古来征战几人回?夜深了,眼看着满地白霜,耳听着悠悠羌笛声,心中怎一个“伤”字了得?思乡情切,功业未建,秋风送走了落日,迎来了月亮,我们这些离家的战士又怎么睡得着呢?怕是一夜间,将军就愁白了头,战士就流干了泪。

我苦闷地喝着浊酒,什么也不说,说出来都是泪啊!磨墨,铺纸,提笔。含泪写下了一首词:

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扩写500字___相关文章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