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罗福瓦的家 2

“过来。”阿尔赛斯特嘴里塞得满满的,招呼我,“过来尼古拉,我们要玩罗福瓦的电动火车。”

罗福瓦的电动火车棒透了!

我们制造了好多火车脱轨事故。后来比较过分的是,伍得把餐车车厢拴在了热狗的尾巴上,热狗就开始绕着圈跑,因为它一点也不喜欢他这样。罗福瓦也不喜欢,于是他出剑喊:

“接招吧!”

但是伍得往他的鼻子上打了一拳。这时,门开了,穿黑衣服的先生走了进来。

“安静点!安静点!”他说了好几遍。

我问罗福瓦这个穿得很漂亮的先生是不是他的家人,但是罗福瓦说不是,说他叫阿尔伯特,是管家,负责照看我们。阿尔赛斯特想起来他在一些神秘电影见过管家,管家总是凶手。阿尔伯特先生拿眼睛使劲瞪阿尔赛斯特,象鱼眼睛一样,如果什么鱼有那样的眼睛,那可以产好大一个呢。罗福瓦建议大家去游泳,我们都同意了,跑着出门去。阿尔伯特先生跟着我们,时不时挡我们的道。热狗也跟着我们,一边狂吠着一边发出很大动静,因为我们忘了把它尾巴上的餐车车厢取下来。我们是从楼梯扶手上滑下去的,太帅了!

我们跑到游泳池边,穿着罗福瓦借给我们的游泳裤。没有适合阿尔赛斯特的游泳裤,因为他太胖了。罗福瓦很愿意借给他两条游泳裤,但是阿尔赛斯特说没必要,自己不能游泳,因为刚刚才吃完东西。可怜的阿尔赛斯特!因为他总是在吃东西,他永远都不能游泳。

我们都潜了水,还 做了好多很好玩的游戏:我们扮鲸鱼,扮潜水艇,扮淹死的人,扮海豚。阿尔伯特先生不想被溅湿,在一个跳台上看着我们。当他让我们从水里出来,说吃点心的时间到了的时候,我们正在比赛看谁在水底下潜得最久。我们从水里出来,阿尔伯特先生发现伍得还 在水底下。阿尔伯特先生做了个漂亮的跳水动作,衣服还 穿得整整齐齐的,把伍得带出了水面。我们都鼓起掌来,除了伍得。他气得要命,因为他正想打破在水底下憋气时间最长的记录,于是他就往阿尔伯特先生的鼻子上打了一拳。

我们穿好衣服(罗福瓦换了身印地安人的衣服,上边有好多羽),去罗福瓦家大得象餐馆的饭厅吃点心。点心很好吃,不过当然我们没有鱼子酱,那只是个玩笑。阿尔伯特先生去换好衣服后回来了。他换了件格子衬衫和一件运动服,绿色的。他的鼻子红通通的,瞪着伍得,看上去好象也想给伍得的鼻子上来一拳。

然后,我们又去玩。罗福瓦带我们到车库里,指给我们看三辆自行车和一辆带踏板的小汽车,红色的,还 有会亮的头灯。

“怎么样?”罗福瓦对我们说,“你们瞧见了吧?我要什么玩具就有什么,我爸爸什么都给我买!”

我听了这话不是很痛快,我就对他说,切!这些都没什么了不得的。我们家的阁楼上,放着一辆特别棒的小汽车,是我爸爸小时候亲手做的,车身是木头的。我爸爸说这样的东西在商店里可找不到。我还 告诉罗福瓦他爸爸可没本事做这么一辆小汽车。我们吵了起来,这时阿尔伯特先生进来告诉我说我爸爸来接我了。

在汽车上,我跟爸爸讲了我们在罗福瓦家都做了什么,他有什么玩具。爸爸听着我,什么话也没说。

那天晚上,我们看到罗福瓦的爸爸的亮闪闪的大轿车停在了我们家门口。罗福瓦的爸爸看起来很心烦,他和爸爸聊了聊。他问爸爸是不是可以把阁楼里的小汽车卖给他,因为罗福瓦要他也做一辆,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爸爸告诉他自己很看重这辆小车,不能卖给他,但是可以教他怎么做。罗福瓦的爸爸很高兴地离开了,满口说谢谢,还 说明天他再过来学。

爸爸也很高兴。当罗福瓦的爸爸离开后,爸爸胸脯挺得高高的,到处走来走去。他一边摸我的头,一边笑:“呵呵呵呵呵!”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