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墨香胜清风

微风拂过夏花落在书页间,花香堪梦香。

 ——题记

我几乎忘记了那是何时的梦,忘记了从何时起,我竟这样流连于书海,徜徉于文字。那一本本或厚或薄的书,便是我心中最华丽的殿堂。

也许是因为我认识的第一个汉字,也许是妈妈给我带回的第一本杂志,也许是读到的第一句让我神往的古诗,从幼时起,书便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还记得幼时最爱的古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我还记得幼时读过的第一个童话,那是小蝌蚪在经历过生活种种之后终于找到了妈妈。我还记得幼时最喜爱的图画,是童话书上小美人鱼拖着长长的尾巴。这些点点滴滴,都是我不可磨灭的记忆。读童话,我看见故事里的天使有 着善良纯洁的心灵;读古诗,我看见千百年前的诗人或忧或喜,却又似乎和我同样向往着星辰和月光;读小说,主人公的命运让我牵肠挂肚;读神话,我又感叹于神的力量之伟大。一个个整齐的方块字,堆砌起童年我对于文学的向往。

现在,我长大了。我会读冰心的散文,她清新隽永的文字仿若一潭春水,澄澈,透亮,潭水清澈得似乎一眼就能望穿,但潭很深,让你只盼着能再往潭下搜索到什么。冰心说,人类呵,相爱吧,我们都是长行的旅客,向着同一的归宿。冰心的文字,让我寻觅到心底理性与感性的并存,让我明白,人理应学会去爱。我会读孙犁的小说,小说中质朴深厚的文字如一面明亮的镜子,反射出时代的光影,让我在光影朦胧中清晰地看见那些在历史大潮中沉浮的人和心。我读过徐志摩的诗,那是看似华丽实质淡雅的文字,字里行间的韵味让我隐约看到他的经历,隐约窥见这一代才子情感的炽烈和必然存在的一丝淡淡忧伤。我最喜欢张晓风的散文,那是生活的经历积淀下文学的底蕴,那是思想的深邃呈现出笔风的温婉,她的语言就像她的名字,晓风,那是清晨最新鲜的气息。

夏日里最宜人的事便是午后倚窗漫读,而一本好书就像一朵常开不败的夏花,无论在什么境地里,总能逸出缕缕幽芳。

不记得是在哪个夏天,我开始读《目送》。龙应台的文字带给我的心一种微妙的感觉,那是对于亲情的感念,对于世间许多逝去与得到,温暖和悲凉的感叹,是一种理性的无奈。一页页的文字配着龙应台的摄影作品,仿佛生出千百只触手,一点点,一寸寸,挠动我的情感,让我恍惚间体会到另一个人的人生。读《你是人间四月天》,我在优雅的文字间零零星星感受到林徽因空灵的心性;读《朝花夕拾》,我在成熟的笔调中浏览先生曾经的童趣;读《平凡的世界》,我见证了贫苦少年励志的成长历程。每一本书都有一个灵魂在纸页间翻飞,写的是别人的故事,读出的却是作者自己的心理历程。

我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此,外国名家的著作也让我看见了一个新的世界。我跟随着法国作家凡尔纳,乘着尼摩船长的鹦鹉螺号在未知的富饶王国中探索,在海底勇敢穿行两万里;我与小仲马同行,在香榭丽舍大街邂逅茶花女,瞥见被卑微躯壳包裹的灵魂同样闪着高尚的光芒;我穿透欧·亨利深邃的目光,看见最后一片绿叶在风雨中停留,还有那破旧公寓里两个相爱的安琪儿为了彼此失去了一切,却又拥有了全部。那些或长或短的小说,无论风格如何,情节如何,字里行间闪烁的都是人性的光芒。

我欣赏现代作家看待生活的独特见解,倾慕于西方笔者文字的大胆奔放,但于我眼中,魅力之大莫过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古典艺术。优雅的文艺,那是今夕何夕的潇洒,小桥流水的娴静,花前月下的温婉,雾啼子规的柔情,但却拥有让人痴迷的文字,让人狂热的曲调。它拥有召唤所有国人内心波涛的能力,却能平复一切岁月跌宕激起的伤痕。那是风,是雾,是花,是梦,是奔腾不息天上水,是乍暖还寒酒三杯。携此江水,携此清酒,我愿读《史记》,赏千古帝王雄才大略成千秋功绩,观卫、霍将军北击匈奴痛彻淋漓;我愿读《诗经》,绵延“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思念,铭记“彼美孟姜,德音不忘”的倾心;我愿读文言,与谢道韫共赏雪花宛如“柳絮因风起”,与吴均一同乘扁舟“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我愿读唐诗,秋日菊花“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薄暮送友人“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我愿读宋词,听清照一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叹刘永一阕“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我愿读乐府双壁,崇敬“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豪情,伤感“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凄凉;我愿读四大名著,听纷繁落花里黛玉的倾诉,看茫茫取经路上师徒的真情,思三国风雨中周郎的谋略,赞水泊梁山上一百单八将的义气。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任我驰骋,任我翱翔。一段引人深思的文字就是一盏明灯,点亮人性的光环,开启思维的深邃。读一本好书,是对灵魂的洗涤。

蝉鸣惊梦起,怎耐阑珊意。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