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气量的人

唐朝有个宰相叫娄师德,为人很有正气,他的弟弟要出去做官,来向他告辞,他教弟弟要有度量。弟弟说:“如果有人唾我的脸,我就擦干净,这样器量就大了吧!”娄师德说:“你说得不错,但还不是真有器量的人。有人唾你,说明他正在气头上,你自己擦干净了,不是与他对着干么?”弟弟问:“照你这么说,那该怎么办?难道还有器量更大的人?”娄师德说:“你不应该擦干,应该让它自己干,这样才是度量大呀!”

读了这篇文章,我觉得我和娄师德相差太大了。如果有人唾我脸,我一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一顿。而娄师德却让它自己干,也不责怪。这使我想起了一次在家里,我有朋友正在我家玩,朋友不小心把我撞疼了,我也不顾我们之间的友情骂了她几句,结果她好几天都没理我。还有一次,我和邻居在我家比赛画画,她要用我的彩笔,我极不情愿地给了她,可过了一会儿,我就把彩笔夺回来,说:“墨水都被你用没了。”

今天,认识了娄师德,我也要向他那样“宰相肚里能撑船”,而不是像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那样的人成不了大事。

内容推荐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