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好班长,真的好难

以前,看见大哥哥姐姐左臂上的两条杠,我就羡慕得不得了。在我眼里,班长在班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么风光啊!可现在,做了一班之长,才真正尝到了做班长的滋味。

记得那天自习课,语文老师有事出去一会儿。俗话说:“猫走了耗子翻堂。”教室里立刻炸开了锅。同学们纷纷开起了“茶话会”,这儿一堆胡侃,那儿一堆神聊,教室里比茶楼还乱。我呢,虽是一班之长,但面对此情景,也只能充耳不闻。何况我正与同桌拉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口水大战”——我们为了一道数学题的结果争个不休。我们班的声音全校都能听见。过了一会儿,语文老师匆匆上楼,刚一跨进教室门,“茶话会”便紧急收场,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此时无声胜有声”。尽管有人“望风”,尽管动作敏捷,可老师的脸早已变成了青色,一头柔顺的头发一根根练起了“倒立”,不用说,挨骂是少不了的。没想到第一发子弹就打中了我:“某些班干部不仅不以身作则,还带头起哄,包括班长陈芸海,下次,真要带你们去别的班参观参观!”“雷阵雨”过后,我一脸的委屈,想解释又无从说起,同学们同情又有些怀疑地看着我,我只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按理说,老师那儿讨不着好儿,同学们这边该满意吧,可谁知我里外不是人。班长有一本“花名册”,上面记的是班级里的“名人逸事”,是捣蛋鬼们的克星。那次,练习课上,胡淼频频发出怪叫,我不得不管管。胡淼说,是后面的刘石颖欺负她,一旁的丁晓君也在帮腔:“对!是她!”我犹豫了:刘石颖是我的好友,我该不该记她呢?这时,一旁的陈伟伦说:“班长可不能包庇哦!”我想了想,虽然内心还在做挣扎,但一想到包公铁面无私的形象,还是记下了刘石颖的名字。放学时,我十分不安地交上了本子。当老师报到“刘晓颖”时,刘石颖的眼中溢满了泪花。看着她红红的眼睛,像有千万根针扎在我心头。周围的同学都对我冷眼相待,我能做的还是只有重重地叹了口气。

现在,我明白了,班长并不是只要喊一声“起立”那么简单,也不是单纯地帮老师跑跑腿,它代表的是一份责任。虽然我懂,也想做个好班长,但是,目前——

做个好班长,真的好难……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