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井底之蛙,抬头!

为什么我一定要转学?!”子书声嘶力竭地朝爸爸吼到。

“你在这个破乡村上学就是井底之蛙,成不了才,别多说了,我已近帮你办好手续了,一开学你就给我去上!”

“可……”子书的心颤了一下,他没敢说出那句反驳话。爸爸把房门猛地一关,留下独自一人望着月的子书。月啊,冷冷地照在子书的心上,冷冷地照着。子书的世界仿佛混沌了,只剩下无边的夜……

开学了,子书踏入了新的班级。然而,被问起曾今的学校时,他总是支支吾吾地轻声说出。然后,仿佛百口嘲谤——

“什么学校?”“没听过,反正就是个破乡村的”“就是,他转到这儿还是一只井底之蛙。”

“我……”子书又沉默了,他的心也沉默了:我是井底之蛙吗?

然而,接下来的每一次测试,他都是倒数,每一次都是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最终他认定了,自己就是井底之蛙。

在这同时,他注意到了丁鑫,那个总是笑着,总是被夸奖的男孩,就好像曾经的子书。而子书总是在远处,看着他,静静地看着,又深深地叹气。

像往常一样的清晨,在黑暗中那辆自行车像巨大的僵尸,拖着子书前往学校。

“嗨!”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响亮,像太阳。

子书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是丁鑫。

“我们是一个小区的噢!”

子书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话语。走了。丁鑫也跟着,路上只听见响亮,像太阳的声音,除了寒风低沉地呼啸。他们来到一十字路口,“走这条路吧,这条路上有……”还没等丁鑫说完,子书已经选择了另一条路。丁鑫急忙跟上去,然而子书猛地一停车,转过头,冷冷地说道:“别烦,我不想和你走!”他的脸仿佛凝固住了,没有一丝的表情。丁鑫却笑了,他抬头望了望天,走向了另一条路。

然而,第二天清晨,黑暗中子书低着头,骑着自行车前往学校。“嗨!我们一起走吧。”声音,响亮,像太阳。是丁鑫,子书只呆呆地看了看,飞快地骑走了,任凭丁鑫怎么追都追不上,面对热情的丁鑫,他开始逃避。

可第三天,第四天……每天清晨,他总是听到同样的声音,响亮,像太阳。终于,子书厌倦了逃避,一天清晨,等待他的还是那句话,他跳下车,冷冷地对丁鑫问道:“你想干嘛?我嫌你烦!”

“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怎么样?”

“朋友?”子书冷冷地一笑,如今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已经淡忘了,“呵,你个优秀的人,怎么还要和我交朋友,虚伪!”

“谁说我是优秀的,我们不都一样?”

“一样?呵,在老师同学的眼里我只是一只井底之蛙!你是什么?在他们的眼里你比我优秀的多得多,哪里一样!”一股激流在子书心里使劲地拍打,“我只是一个破乡村出来的,我被人看不起,你呢,一定从小就在这繁华的城市上学,你被人赞美,被人羡慕,哪里一样?在这里你有多少朋友,我又有多少,哪里一样?和我交朋友?别在那儿装君子!”子书还是那样声嘶力竭的吼。

“谁说我就不是井底之蛙,我也是从你所谓的破乡村转过来的,但井底之蛙从出生起仰望的就是……”

“别说了,虚伪的人,我不信。”没等丁鑫说完,子书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走了……

那天过后,一场考试,子书再次考砸了,终于,他不能自已,低着头,哭了。丁鑫见了,走过去,放大了声音:“别哭了,有什么大不了,抬起你的头……”

“我的事不要你管!”子书怒吼道,随即给了丁鑫一拳。丁鑫冷笑了一声:“我就要管怎么了!”也给了子书一拳,就这样,他们互相捶打着,渐渐地,他们的眼角留下了泪。“我们都一样啊!”丁鑫声嘶力竭地一喊,像霹雳,就在这一声后,他们被制止了。但他们却对视着,一动不动,静静地对视着……

几天后,“丁鑫的爸爸死了,他要回老家上学了你知道吗?”子书的同桌说道。

子书的心一震,“他老家在哪儿?”“一个破乡村!”子书的心里突然地震了:我们都一样吗?

“对了,丁鑫说想让你明天走他常走的那条路。”子书并没有做声,只是静静望着教室里丁鑫的背影。

第二天清晨,子书竟没听见那几句熟悉的话,他漫不经心的来到十字路口,他愣了愣,看着两条漫长的路,还是踏上了丁鑫的常走的那条路,却还是面无表情,冷冷的。

“向右看!”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响亮,像太阳的,子书来不急多想,本能的向右边看去。只见是一个路标,“这条路啊!”子书一笑,随即又被路标杆上的一张白纸吸引,上面工工正正地写着:嗨,井底之蛙,抬头!子书抬起头,“呵,丁鑫这小子。”他笑了,“原来井底之蛙从出生起该仰望的就是……”“是朝阳啊!”还没等子书说完,又传来一阵响亮的声音,像太阳。子书咧开了嘴,向身后转去寻找那另一个太阳。

“嗨,井底之蛙,抬头了?”丁鑫笑着说道。

“嗨,井底之蛙,谁没抬头,你抬头了吗?”子书也咧着嘴说。

他们都放声的笑了,他们放开声音,朝着天空放生喊道:“井底之蛙,抬头!”正如子书当时在路标上看到的路名一样,他们奔走在这朝阳路上,他们的头上是耀眼的旭日,是无边的天空……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