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也疯狂

下午书法课,本以为是风平浪静,安心写字,但却也不知由谁引起,班上疯狂了一把。

瞧,那一对同桌冤家——刘锦程和陈钰莹像得了“疯牛病”和“疯橙病”,拿起毛笔开打起来,只见“疯牛人”手拿“菜刀”向“疯橙人”杀去。须叟,“疯橙人”身上留下一条黑疤。“疯橙人”看着疤,像急红了眼似的,使出“佛山无影笔”,瞬间,“疯牛人”脸上增添了几片“刘海”我指着他俩哈哈大笑,他俩也不管我,继续在墨水中奋斗,最后他俩两败俱伤,我这个老渔翁得了利,借走了毛笔……。

这边刚平息下来,那边就疯狂起来了。只见吉家乐大叫一声,叫得山崩地裂。我探探脑袋,哈,他一不小心把墨水洒了下来,墨水的面积迅速扩大着,很快就蔓延到了卢房馨的桌上,爱干净的卢房馨一下子尖叫起来,哭着去找老师申冤,颜老师听了,把吉家乐骂得“狗血淋头”,当然,他最后也免不了抄5+1了。

有句话叫乐极生悲,今天还真应验了。我因为想早点看电视,于是那笔就疑是银河落酒子,在纸上飞速的写着,不时还满意的点点头。终于写好了,我满怀希望的交给老师。老师看着我的“大作”脸上由晴转阴,说:“朱荣骐,你心里想的什么呀?是不是以为写完了就可以玩啦,去重写!”我“如获至宝”地得到了一张毛毡纸。“哈哈,谁刚才笑我们的呀!乐极生悲呀!”刘锦程讽刺道。“是啊,对啊!”陈钰莹附和道。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但师命难违,只好顶着“风雪”前进……

唉,今天书法课真疯狂呀。

内容推荐

【下一页】             【上一页】